欢迎访问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网站!
最新信息:
本院概况
院简介
院歌、院训、院旗
院领导简介
组织机构
院属科研机构
粮食作物研究所 园艺作物研究所 农业经济与信息研究所 经济作物研究所 生物技术与种质资源研究所 花卉研究所 农业环境资源研究所 质量标准与检测技术研究所 农产品加工研究所 国际农业研究所 茶叶研究所 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 高山经济植物研究所 热区生态农业研究所 蚕桑蜂蜜研究所 甘蔗研究所 药用植物研究所 云南热带作物信息服务平台
院属职能处室
院 办 公 室 组织人事处 群 工 处 国际合作处 计划财务处 监察审计室 离退休管理处 行政后勤处 科研管理处 教育培训处 成果转化管理处 保卫处 条件平台处
科研楼|办公楼设置
我院地图
出版物
西南农业学报 云南农业科技 云南农科
院宣传展示视频
网上展厅
政策规章制度
财经制度 人事管理制度 国际合作 科研管理 产业开发 教育培训 党群工作 条件平台
办事指南
资源下载
历史专栏

您的位置是:首页 本院概况历史专栏 历史专栏

历史文化挖掘访谈录之十四沈正伦—蚕蜂所沈正伦研究员采访记
蚕蜂所沈正伦研究员采访记
发布:qgc   发布时间:2018-01-03   浏览次数:212    [] [] []

   编者按:2017年,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启动了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希冀通过深入挖掘建院以来我们不同历史时期的重要机构设置、重大科技成果创新、重大历史贡献、重要科技人物及历史建筑、历史古籍等,认真整理梳理我院农科文明的传承脉络,深入挖掘农科文化的丰厚底蕴,不断丰富与时俱进的农科精神,擦亮“云南农科院”百年老店的金字招牌,使历史文化与农科文化相辉映,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和铸就“追求卓越、创新创造、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不断增强全院发展的文化自信,为我院各项事业健康快速发展提供有力文化支撑与文化引领。近期,全院历史文化挖掘领导小组办公室专家组、工作组通过实地调研、访谈、征集等,将陆续刊载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访谈录、老照片(老图片)、征文等,以资记录。

本文根据云南省农科院蚕桑蜜蜂研究所退休职工沈正伦研究员访谈录音整理,仅代表讲述者个人观点,未经本人审阅。

(讲述者沈正伦老师)

   为了早些参加工作

我是建水人,今年已经69岁快70岁了,我初中是在建水一中读的,当时建水一中就属于红河州一流中学了,师资比较强,我的班主任老师是清华大学毕业生,他教我们数学,但他的外语比外语任课老师还厉害。1965年建水一中初中毕业后,学校要求我们填志愿的时候第一志愿填高中,第二志愿填蒙自师范,但我因为家庭困难,兄弟姐妹多,母亲没工作,所以想提前工作为家里分担一下,于是填了技校、中专,后来被草坝蚕桑学校录取了,属于半工半读的。当时为了大力发展云南蚕桑产业,农业厅委托草坝蚕种场办了蚕桑学校,来到学校后,因为蚕桑学校有一些田地,在上课时间之外还要栽秧、收割等等干一些农活,学制三年制,到草坝就读的时候,教室是临时盖的房子,宿舍是以前牛棚改造的,中间隔开大通铺做集体宿舍,跟建水一中相比真是天壤之别,但是因为家庭关系,只能提前参加工作。1966年文革开始,中途停了一段时间,我们要求复课,后来复课了,因为文革到1969年才毕业,毕业后留在蚕种场了。

那时的蚕科所

当时单位名字不叫蚕蜂所,叫云南省农业厅草坝蚕种场。工作后分到了最基层,蚕种场栽桑1组,人员差不多有16人左右,干的工作是采桑叶、犁地、除草,当时1800多亩桑园,分4个组管理,每个组管400多亩。当时也没有机械,地全靠牛犁人挖的,所以我们男工主要还是犁地,工作还是比较艰苦。说到这个犁地,因为当时耕牛有几十头,都是由一个部门统一负责管理,我们这些才新参加工作,是没资格分到好牛的,分到的耕牛都是些驯化不好的,脾气怪的,非常难用,学校毕业后也没用过耕牛,不怎么会使用。有一次我去耙田(当时所里种了几百亩水稻),因为牛脾气怪,拼命跑,在田里跑了几圈,又从这块田跑到那块田,缰绳两只手拉都拉不住,幸亏我看情况不对就跳开了,刚跳开,犁耙就顶到田埂上顶翻了,要不我当场就会被耙打倒了。当时旁边有个职工叫赵宝宽看到了,他说幸亏你跳出来了,要不你完蛋了,要背耙了。

干活的时候倒没觉得怎么样,回去睡在床上的时候想想,想着工作、劳动这么苦,就会掉眼泪。虽然掉眼泪,但是从来都没有后悔过,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因为家里比较困难,想提前工作为家里分担一下困难。当时工资也低,一个月才26元,文革中断学习的时候因为困难还去文革接待站借了60多块钱,工作的时候账单寄到所里面,每个月扣5元,扣了一年多,才把这点钱还清;另外每个月寄10元回去家里帮补家庭,当时我自己每个月的生活费基本就是8元到9元左右,基本能维持生活。

我的科研之路

我在栽桑1组干了两年后,因为所里的事情比较多,缺少年青人,就把我和潘绍良抽到政工组工作,工作一段时间后,接触的人和事情较多,感觉自己文化不够,觉得有机会还是要再学习深造一下。到1972年,我被调到生产科,负责日常生产管理,整个科室只有我一个年青人,主要工作是协助领导做一些管理生产的工作。单位也比较重视年青人发展,当时苏州大学办蚕种高级进修班的时候推荐我去进修了一年,回来继续参加蚕种生产上的日常管理。

过了两年,农业厅联系了西南农大办成人教育,主要针对文革中断学习的那批人,云南省推荐45人,录取15个名额,农科院分到1个名额,农科院推荐我去,我因为刚刚才学习回来,时间不长,另外一个我自信心也不足,担心考不好丢院里的脸,就推辞了,当时院党委书记王寿南找我做工作,我向王书记说了我的顾虑,向王书记推辞了,王书记说不行,坚持叫我去参加,说这是院里面定的,你不仅要去考,而且还要考好,作为一个任务去参加、去完成。后来,在四十多天里我一边工作一部复习,经过努力,最后还是考上了。

我非常敬重江靖老师,江靖是我们在蚕桑学校的老师。他是西南农业大学蚕桑系毕业,分在四川蚕科所工作,然后为了支援云南蚕桑的发展,由四川调了100人来云南,100人中有一部分技术干部,多数是技术工人。江老师从四川调到云南后,被分配到蚕种场,因为蚕种场办了蚕桑学校,他就安排到蚕桑学校的教学。同时,我也非常敬重杨秀华老师,因为跟这些老师的经常接触,在他们的言传身教下,我在他们身上学到了工作踏实、跟工人同甘共苦、任何事情都亲力亲为、带头以身作则的工作原则,受他们的影响,后来我主持课题的时候,我也亲力亲为,什么工作和事情我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都会亲自去做。因为亲自去做的,得到的结果和感受不一样,我到写文章引用阐述的时候底气十足。

寄语年青农科人

我认为我们农科人最基础的是要踏实、勤奋、多实践,对现在年轻人及一些正在承担科研项目的年青人,希望不要过分依赖电脑,要多实践,像有些实验一次不清楚要多做,存在疑问,要反复验证多次求证。因为查的资料都是别人做出来的,你自己没有去进行实践进行论证,不是自己的东西,你说话都不硬气。实验结果要自己验证才真实,靠电脑来搞品种选育工作是不行的,一定要自己实践。

(录音整理、编辑:李复兴、邓君浪,审核:刘振环)


上一篇: 历史文化挖掘访谈录之十五—张为林:孜孜不...
下一篇: 历史文化挖掘访谈录之十三——我的农科情怀...
x
农业走出去公共信息
服务平台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