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网站!
最新信息:
本院概况
院简介
院歌、院训、院旗
院领导简介
组织机构
院属科研机构
粮食作物研究所 园艺作物研究所 农业经济与信息研究所 经济作物研究所 生物技术与种质资源研究所 花卉研究所 农业环境资源研究所 质量标准与检测技术研究所 农产品加工研究所 国际农业研究所 茶叶研究所 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 高山经济植物研究所 热区生态农业研究所 蚕桑蜂蜜研究所 甘蔗研究所 药用植物研究所 云南热带作物信息服务平台
院属职能处室
院 办 公 室 组织人事处 群 工 处 国际合作处 计划财务处 监察审计室 离退休管理处 行政后勤处 科研管理处 教育培训处 成果转化管理处 保卫处 条件平台处
科研楼|办公楼设置
我院地图
出版物
西南农业学报 云南农业科技 云南农科
院宣传展示视频
网上展厅
政策规章制度
财经制度 人事管理制度 国际合作 科研管理 产业开发 教育培训 党群工作 条件平台
办事指南
资源下载
历史专栏

您的位置是:首页 本院概况历史专栏 历史专栏

历史文化挖掘访谈录之十七—王虎治:要跟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听党话,跟党走
—王虎治:要跟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听党话,跟党
发布:qgc   发布时间:2018-01-03   浏览次数:76    [] [] []

   编者按:2017年,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启动了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希冀通过深入挖掘建院以来我们不同历史时期的重要机构设置、重大科技成果创新、重大历史贡献、重要科技人物及历史建筑、历史古籍等,认真整理梳理我院农科文明的传承脉络,深入挖掘农科文化的丰厚底蕴,不断丰富与时俱进的农科精神,擦亮“云南农科院”百年老店的金字招牌,使历史文化与农科文化相辉映,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和铸就“追求卓越、创新创造、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不断增强全院发展的文化自信,为我院各项事业健康快速发展提供有力文化支撑与文化引领。近期,全院历史文化挖掘领导小组办公室专家组、工作组通过实地调研、访谈、征集等,将陆续刊载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访谈录、老照片(老图片)、征文等,以资记录。

本文根据云南省农科院甘蔗研究所离休干部王虎治访谈录音整理,仅代表讲述者个人观点,未经本人审阅。

王虎治老师

     早年参加革命

抗战时期,大概时间在1942年,那时候我才有20岁,当时在我美丽的家乡太岳中间有一个地方是长治地区,我的家乡就是长治县,当时我们那个地方有游击队,叫长治独立团,从那里我就开始参加革命;20岁参军,我是抗战后期参加革命,大概是1944年,当时日本人还没投降,那时候参加打游击,后长治独立团合编为13军,当时是属第四兵团,74师,22团,我参加的独立团后来就变成第四兵团十三军七十四师二十二团,参加了保卫延安战役,就在我们太岳军分区。后来我又跟随着陈赓将军参加了解放大西南的进军,从山西一路来到云南,从河南、江西、湖南、广西就一直打到云南,我最后打到云南的建水县,就驻扎在建水县。

我原先在团部工作,最后到建水县就停下来了,几天以后13军就调回昆明,回昆明以后就搞城防部队,团部在圆通山。当年下半年就从部队下地方支援地方建设,大概是1951年,我们下地方的一共大概有3000多人,从昆明出来以后又回到开远,我们这部分就分往云南文山地区,我们一起下去以后又分到县上,有部分在县上工作,部分在区上工作,我下地方以后,就分在广南县那洒区当区委书记。


来到甘蔗所

后来抗美援朝开始,我们去的这些同志大部分又征召回部队,包括我在内,之后又调回马关县到县委工作,又从马关调回文山工作,在文山财政局党组工作,后来又调到文山农垦分局,在文山工作了几年,那时候有几个农场,搞香蕉、橡胶;在农垦过了一段时间,有一次到湖南开全国油茶现场会,就碰见了农科院的马明礼副院长,我们两人就熟悉了。大概是在文革后期,后来我就不想在文山工作了,工作时间长了想变一变(工作)地区,最好换到个研究院,就考虑到农科院工作,因为当时是想到农科院干工作

后来我们两个人去西双版纳开会,会议上我和马副院长就商量好了,说我调到农科院搞点什么,他也表示同意,后来到农科院,就找我商量,叫我到甘蔗所来,结果就是到了农科院以后就又把我调过来到甘蔗所。他的意思就是叫我来这边就好好主持,把甘蔗研究抓起来,好好搞好,我就从头开始。后来,全国甘蔗的科研会议在浙江义乌召开,我开完会议以后我就来到甘蔗所,就一直在甘蔗所干到离休,大概是在84、85年退的。

我在部队里面是搞政治工作的,任指导员,在团里政治处搞这些工作,然后又从部队下到地方,我一直是搞党务工作,包括来到甘蔗所也是做党务工作。来到甘蔗所,环境是相当的差,那个面貌现在看不见了,环境还不一定比得上农村,还没有农场好。住的房子都是小平房,都是单人间,一格一格的,没有楼房,有点小土路,公路都好像很不见,像农村盖房前的那种路,草坪路,试验地和后面农村的土地一样,没什么样子,七拐八拐的有几块。虽然当时已经叫甘蔗研究所了,但由于领导的流动也比较大,实际上也没有搞什么研究,没什么名堂,跟现在就是天地之分,吃的、住的、办公的、地里的地块也好,地块里的各种东西也好,大不一样,那时候哪像什么甘蔗所,像什么研究所,根本就农村都不如,之前农村的娃娃就说:甘科所,劳教所。


  听党话跟党走

后来靠党的领导,在党的领导下培养了大批的科技人员,这些科技人员现在下到基层发挥了他们的技术优势,才有了现在的品种、土地规划、甘蔗栽培这套技术,才会有甘蔗所现在的环境。

一个人干工作,不管农科院的、甘蔗所的也好,应该有点精神,就是跟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听党话,跟党走。甘蔗所现在也好,将来也好,作为年青人,包括你们后来的这些,现在有了基础,包括领导,包括职工,都有信心想搞好甘蔗所,因为这个地方事业有前途;现在生活环境,住宿条件各方面都好,在这个大前提下要安心本职工作,做好手上的工作。所长书记都是我看着长大的,长身体、长知识、还长了自己的工作职务,以前叫科技员、现在叫研究员,包括张跃彬、郭家文这些都是我亲眼看着从大学生分来,一步一步逐渐成长起来的,成为领导的,甘蔗所的事业也成长,党的事业也成长,国家也发展了。

(录音整理、编辑:李复兴、邓君浪,审核:刘振环)


上一篇: 历史文化挖掘访谈录之十八—吴自强:实践与坚...
下一篇: 历史文化挖掘访谈录之十六—蚕蜂所吴方格先...
x
农业走出去公共信息
服务平台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