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网站!
最新信息:
本院概况
院简介
院歌、院训、院旗
院领导简介
组织机构
院属科研机构
粮食作物研究所 园艺作物研究所 农业经济与信息研究所 经济作物研究所 生物技术与种质资源研究所 花卉研究所 农业环境资源研究所 质量标准与检测技术研究所 农产品加工研究所 国际农业研究所 茶叶研究所 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 高山经济植物研究所 热区生态农业研究所 蚕桑蜂蜜研究所 甘蔗研究所 药用植物研究所 云南热带作物信息服务平台
院属职能处室
院 办 公 室 组织人事处 群 工 处 国际合作处 计划财务处 监察审计室 离退休管理处 行政后勤处 科研管理处 教育培训处 成果转化管理处 保卫处 条件平台处
科研楼|办公楼设置
我院地图
出版物
西南农业学报 云南农业科技 云南农科
院宣传展示视频
网上展厅
政策规章制度
财经制度 人事管理制度 国际合作 科研管理 产业开发 教育培训 党群工作 条件平台
办事指南
资源下载
历史专栏

您的位置是:首页 本院概况历史专栏 历史专栏

全院历史文化挖掘之二十五—石照祥访谈录:“清和淡雅”做茶人
—石照祥访谈录:“清和淡雅”做茶人
发布:qgc   发布时间:2018-01-04   浏览次数:293    [] [] []

     编者按:2017年,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启动了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希冀通过深入挖掘建院以来我们不同历史时期的重要机构设置、重大科技成果创新、重大历史贡献、重要科技人物及历史建筑、历史古籍等,认真整理梳理我院农科文明的传承脉络,深入挖掘农科文化的丰厚底蕴,不断丰富与时俱进的农科精神,擦亮“云南农科院”百年老店的金字招牌,使历史文化与农科文化相辉映,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和铸就“追求卓越、创新创造、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不断增强全院发展的文化自信,为我院各项事业健康快速发展提供有力文化支撑与文化引领。近期,全院历史文化挖掘领导小组办公室专家组、工作组通过实地调研、访谈、征集等,将陆续刊载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访谈录、老照片(老图片)、征文等,以资记录。

本文根据云南省农科院茶叶所退休干部石照祥访谈录音整理,仅代表讲述者个人观点,未经本人审阅。

(石照祥)

茶叶所的由来

茶叶研究所从历史来追溯,应该是在1938年的时候成立的,1938年当时的云南省政府在勐海成立了个思普企业局,也叫思普垦殖局,驻地是在现在县委党校那个位置。思普企业局当时是官办的,下面有志安纺织厂、南峤农场、勐湖有个金鸡纳厂,在南糯山有个种植场。我们所就是从思普企业局中的南糯二场成立的,当时南糯山有一厂、二场,一厂是加工茶叶的,二厂是种植场。创办是在民国时期,个旧市沙甸的回族叫白耀明,他是思普企业局的,当时老百姓叫他“白总办”,这段时候的历史是从县政府县志资料中查到的;1938年4月筹建了二场,然后1939年到1940年期间茶叶生产有一厂。在民国这段时间历史中,白孟愚在这个茶叶史他有两大功劳,一个是把内地的开条栽的技术引进到云南,在南糯山二场开始种茶,建立新茶园,建立制茶厂。在云南历史上第一次采用开梯条栽技术,以前我们云南的茶是满天星种植,这个在云南历史上是首次;二是从印度引进红茶机械,第一次在云南生产机制红茶。然后1950年大概是三四月份,云南就解放了,当时这里属于思茅管,思茅就派了个生产大队,那个人的名字叫刘杰生,来兼管思普企业局这些企业,先在勐遮,包括勐混在做,最后由于管不过来,所有人员又返回南糯山去种茶去,这个大约是1950年初和1951年的时候。1951年六七月的时候,蒋铨又率省农业工作队,从思普企业局接管过来,成立了茶叶所,当时是叫“云南省佛海茶叶试验场”,彼时,组建了这个“云南省佛海茶叶试验场”以后的所部是在现在党校那里,搬上搬下了好几次。这个就是茶叶所的来龙去脉。

茶叶所的点点滴滴

茶叶所发展到今天,一个是体现了艰苦创业,一个体现了求实创新,就用这八个字来形容。解放后从蒋铨开始,南糯山当时是原始森林,人烟稀少。当时的公路只通到普洱(现宁洱县),买机械都是从普洱用人抬到南糯山,很多老职工都是抬机械来到后,就地留下来的,条件非常艰苦。除了交通困难外,还有住的问题,自己动手搭草排盖房子,“草排房,泥挂墙”,还要面临先治坡还是先住窝的问题。一边建茶园一边建房子;还有就是晚上点起马灯栽茶苗,晚上挑水抗旱。还有另外一个“艰苦”,就是五十年代边境都不通公路,老科技人员硬是靠双脚走路,一个山头一个山头的去进行品种收集。

1957年的时候,我们第一任所长蒋铨徒步考察了六大茶山,好多地方都没有路,走了一个多月行程,行程1200余里,走遍了六大茶山的山山水水,村村寨寨,走访了许多健在的男女老少,查看了许多碑石记录,历尽千辛万苦,搜集到真实的第一手资料,为六大茶山史料提供了宝贵的、不可磨灭的证据,这个是茶叶所历史上第一人,他把考察了的六大茶山的位置和名称统一了,后人都是沿用了他考察的这些成果、命名的地名。后来,我们老蒋所长通过系统考察,深入研究了云南种茶史,提出了云南最先种茶的民族是濮人(就是现在布朗族的先民)。

还有我们张顺高老所长,张顺高所长他是搞茶叶栽培研究的,是很费了些功夫,下了苦功的。他提出了密植速成高产栽培法,所谓密植就是反复地对茶苗不同排列组合,最后研究到一亩地要多少株茶苗才能不影响它生长,同时还要高产,这个就是反反复复的试验试种才得出来的。最后我们张顺高所长、王海思等一些人最后到了非洲马里去援建茶场,帮助非洲兄弟种植茶园。在资源考察这块,王海思、王平盛他们从1979年开始的,那个时候正是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的时候,他们冒着枪林弹雨,冒着瘴气毒气等生命危险在马关、麻栗坡等边境线上考察,他们考察下来,到目前来看,沅江、红河、红河以东这片区域应该是野生茶种分布最集中的地区。那个时候的资源考察,不止在中越边境这些战争地区,还有在其他原始森林里,他们都是冒着很多生命危险过来的,把云南茶叶资源收集保存起来。

这个就是艰苦创业,艰苦创业和求实创新是相辅相成的东西,接下来我们要说的王朝纪,普洱人,一个小学生,当时他为了把大叶种和小叶种搞清楚,为了找准茶花的最佳授粉时期,在茶园里点上火晚上去授粉,手工授粉,真不容易。科技推广方面,在云南的所有茶区,茶叶所都派过茶叶工作队,而且蹲点的人有些还是怀孕的,例如元阳、绿春、临沧、保山啊,茶叶所那个时候,基本上都有人在点上指导生产。徐爱民,在澜沧蹲点,从1982年一直到1998年才回来,蹲点了16年,非常不容易。这种艰苦创业精神,一代一代的传承过来的,如果没有这些人,茶叶所也没有今天。

从求实创新来讲,我们老所长蒋铨徒步考察六大茶山,他就非要自己去走,用脚去量,把六大茶山的位置确定清楚,这个地方到那个地方走路要多少时间,相隔距离多少路,这个求实的态度,很了不起。还有我们张顺高所长,在巴达调研野生茶树的时候,反反复复的上去核实,很严谨。如果没有这种务实的精神,创新成果很可能不了了之了,求实创新这个就是主线,也就是茶叶所这八十多年发展历程中形成的精神和文化。

与茶叶所结缘

我和茶叶所结缘,要从部队说起来,我是贵州仁怀人,原来在勐混的边防二团当兵,1983年部队整编的时候,成建制的改成茶场,改成昆明军区勐海茶场,我们的任务转换为种茶,由茶叶所的专家对我们进行技术指导,和茶叶所就建立了关系。1985年我退伍的时候,茶叶所要招一个能写东西的人,我就到茶叶所了,也就和茶结下了缘分。当时说实话,虽然从部队退伍后来所里,会写点东西,但是科技人员还是看不起我,说我不懂专业,我脾气也犟,心里憋着股气,想看看这个专业有多深,就自学。从90年代到现在,我就一边学习一边写专业文章,特别是资源调查方面的,差不多写了500多万字了,每年大概要写一二十万字。科技人员和我们的思路和想法不尽相同,例如研究景迈茶,科技人员文章一发表就告一段落了,我呢就把景迈茶结果交叉对比,找两者之间的不同相性,不同滋味,看它的化学成分的含量和差异在哪里,我的理解方向又不一样,在他们的成果基础上,随着维度和海拔的变化,这个茶叶的生理性状的改变是怎样的,把他们单项的、窄领域我就进行综合。

对农科文化的理解

从茶的角度来谈呢,我认为是“清和淡雅”,是做茶人的根本。吃茶补性,它可以引申到很多方面。清是茶之性,和是茶之魂,淡是它的品性,淡定,用简单朴素的生活方式,雅是一种风俗风气。

对后来人的希望

我任党委书记的时候,我曾经做过一件事,就是缅怀王朝纪先生,小学生干出了大名堂,专门召开了一个会议回忆了这个老专家。现在是随着物质文化和科学技术的发展,如何传承艰苦创业和学术创新值得深入探讨,特别是我们农业科研单位,现在基本上科技人员到田间的时间特别少了,大多数时间都在电脑面前了,一个农业科研单位的“农”字,就决定你要跟土地打交道,你就要研究如何将科研和生产结合等问题。有时间我又倒过来想,当时那些大学生为什么大老远的跑到这么偏远的南糯山来,来干茶业,我想,就是因为热爱这个行业。你热爱农业,热爱科研,热爱这个行业,因为爱了就有动力,你如果不爱这个行业,你怎么都没有动力。今后的这些年轻人,还是要加强艰苦创业的教育,当然还要靠环境、平台来支撑。年轻人如果彰显不了一个安心、热心农业的问题,解决不了这个思想上的问题,就不可能有吃苦耐劳的精神,也就做不好农业科研工作。要热爱农业,掌握农业的特征,就要和土地打交道,就不能经常围在电脑面前。很多试验数据,要从田间地头来,不是靠电脑算出来的,你不跟土地打交道,怎么去实践,怎么讲科研与生产相结合。

(录音整理、编辑:李复兴、邓君浪,审核:刘振环)


上一篇: 历史文化挖掘访谈录之二十六—刘宗春
下一篇: 全院历史文化挖掘之二十四—董立华访谈录:...
x
农业走出去公共信息
服务平台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