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网站!
最新信息:
本院概况
院简介
院歌、院训、院旗
院领导简介
组织机构
院属科研机构
粮食作物研究所 园艺作物研究所 农业经济与信息研究所 经济作物研究所 生物技术与种质资源研究所 花卉研究所 农业环境资源研究所 质量标准与检测技术研究所 农产品加工研究所 国际农业研究所 茶叶研究所 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 高山经济植物研究所 热区生态农业研究所 蚕桑蜂蜜研究所 甘蔗研究所 药用植物研究所 云南热带作物信息服务平台
院属职能处室
院 办 公 室 组织人事处 群 工 处 国际合作处 计划财务处 监察审计室 离退休管理处 行政后勤处 科研管理处 教育培训处 成果转化管理处 保卫处 条件平台处
科研楼|办公楼设置
我院地图
出版物
西南农业学报 云南农业科技 云南农科
院宣传展示视频
网上展厅
政策规章制度
财经制度 人事管理制度 国际合作 科研管理 产业开发 教育培训 党群工作 条件平台
办事指南
资源下载
历史专栏

您的位置是:首页 本院概况历史专栏 历史专栏

历史文化挖掘访谈录之二十六—刘宗春
发布:qgc   发布时间:2018-01-04   浏览次数:263    [] [] []

    编者按:2017年,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启动了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希冀通过深入挖掘建院以来我们不同历史时期的重要机构设置、重大科技成果创新、重大历史贡献、重要科技人物及历史建筑、历史古籍等,认真整理梳理我院农科文明的传承脉络,深入挖掘农科文化的丰厚底蕴,不断丰富与时俱进的农科精神,擦亮“云南农科院”百年老店的金字招牌,使历史文化与农科文化相辉映,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和铸就“追求卓越、创新创造、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不断增强全院发展的文化自信,为我院各项事业健康快速发展提供有力文化支撑与文化引领。近期,全院历史文化挖掘领导小组办公室专家组、工作组通过实地调研、访谈、征集等,将陆续刊载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访谈录、老照片(老图片)、征文等,以资记录。

本文根据云南省农科院热经所退休职工刘宗春访谈录音整理,仅代表讲述者个人观点,未经本人审阅。

讲述者刘宗春

自述

我老家是保山板桥的,我今年92岁了,耳朵还能听着点,眼睛也不行了,走路原来也不行了,腿脚现在又好点了,因为我们以前都是冬天夏天开荒搞那些,经常泡在水里面,风湿有点严重,现在是医好了,但还是等于是褪了一层皮。

(热经所老办公楼)

我们原来的支部书记李孟太,他在板桥(位于保山市)当过区委书记,后来又调到老棉站(热经所的前身),原来主要是种棉花的,他原来是在板桥当区委书记,后来因为土改时候就经常开会,对我比较熟悉,因为他调到这里当书记,就去板桥招工,我说我们也去,我们来了30个人,打着背包一起来到这里,那时候板桥到这里车路(滇缅公路)是通的,但是没有车,走路走了两天,到蒲缥县还歇了一天(一晚)。

旧貌

过去我参加工作首先是在公安处(保山地区公安处),本来办了个公安训练班,培养了30个人,出来以后搞公安工作,我们就是吃亏在没有文化,后来出来落脚后,不识字,干工作又记不起(写字记录),整整就搞在炊事班干活,在炊事班又要叫我去做饭,还要做他们的小灶饭。后来是郑刚任地委书记,他是又管地方又管军队,部队那边他当师长,地方这边他管14个县,叫保山专区,后来郑刚的炊事员,也是一个老革命,也是师级干部,也是像我一样文化没有,但是待遇是师级待遇,我就去跟他学了几个月,跟着他做馒头,做面包,做饺子。过去那个时候的干部,北方人多,我来到这里之前就没有下田,因为我去地委食堂学了回来就叫我来做炊事员,负责搞搞小灶。后来家庭没有人照应,孩子又小,又有老人,因为在56年搞土改的时候就经常在一起,就跟他(李孟太)一起来到这里(潞江坝老棉站),把家、老人、孩子(当时我有三个孩子了)全部搬到这里,我来到这里的时候刚30岁。

那个时候的潞江坝

搬到这里(潞江坝)后,住的房子都没有,盖个草房都要自己去找草,才来的时候老金坑(现为热经所潞江坝科研试验基地的一部分)人都不敢进去,进去绕几下就找不到出来的路。当时从板桥来的30多人,因为条件真是太艰苦了,苦不得的就跑了一部分了,当时有句话说的:“来到潞江坝,先把老婆嫁”,30多人,到现在包括我只剩下两个人了。

我们老棉站上面是农场,我们棉站,隔壁呢是农庄,也是生产单位,后来并到农场去了。当时住的是草房土基墙,干的就是开荒。过去潞江坝这里布满了“瘴气”,也就是毒气,因为过去树呀、草呀,还有动物尸体腐了以后,又在污水塘里,而且污水塘又特别多。只要一下雨,地上就开始冒(瘴气、毒气)了,一股一股的、红红绿绿的像雾一样,人吸入就非死不可;还有,我们一来到就开始打摆子(高烧,忽冷忽热,实为“疟疾”),蚊虫疟疾多,非常难受,这个现在是没有了;但是高黎贡山那里也有,我当时还去高黎贡山种过蔬菜。当时开荒非常艰苦,每天要做(做工)满8个小时。我们那个时候有个大钟,用以前日本人丢的炸弹壳做的,声音相当响。干什么都是以敲钟为主,休息钟、吃饭钟、下班钟。过去就是敲钟吃饭,盖章拿钱。那个时候工资也低,才拿一二十块钱,经常发生有为了几块钱吵架。

(录音整理、编辑:李复兴、邓君浪,审核:刘振环)


上一篇: 全院历史文化挖掘之二十七—经艳芬:我的30年...
下一篇: 全院历史文化挖掘之二十五—石照祥访谈录:...
x
农业走出去公共信息
服务平台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