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网站!
最新信息:
本院概况
院简介
院歌、院训、院旗
院领导简介
组织机构
院属科研机构
粮食作物研究所 园艺作物研究所 农业经济与信息研究所 经济作物研究所 生物技术与种质资源研究所 花卉研究所 农业环境资源研究所 质量标准与检测技术研究所 农产品加工研究所 国际农业研究所 茶叶研究所 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 高山经济植物研究所 热区生态农业研究所 蚕桑蜂蜜研究所 甘蔗研究所 药用植物研究所 云南热带作物信息服务平台
院属职能处室
院 办 公 室 组织人事处 群 工 处 国际合作处 计划财务处 监察审计室 离退休管理处 行政后勤处 科研管理处 教育培训处 成果转化管理处 保卫处 条件平台处
科研楼|办公楼设置
我院地图
出版物
西南农业学报 云南农业科技 云南农科
院宣传展示视频
网上展厅
政策规章制度
财经制度 人事管理制度 国际合作 科研管理 产业开发 教育培训 党群工作 条件平台
办事指南
资源下载
历史专栏

您的位置是:首页 本院概况历史专栏 历史专栏

全院历史文化挖掘之三十 —革家云: 热经所是全国第一家开展咖啡研究的科研机构
—革家云: 热经所是全国第一家开展咖啡研究的科研机构
发布:qgc   发布时间:2018-01-15   浏览次数:1657    [] [] []

编者按:2017年,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启动了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希冀通过深入挖掘建院以来我们不同历史时期的重要机构设置、重大科技成果创新、重大历史贡献、重要科技人物及历史建筑、历史古籍等,认真整理梳理我院农科文明的传承脉络,深入挖掘农科文化的丰厚底蕴,不断丰富与时俱进的农科精神,擦亮“云南农科院”百年老店的金字招牌,使历史文化与农科文化相辉映,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和铸就“追求卓越、创新创造、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不断增强全院发展的文化自信,为我院各项事业健康快速发展提供有力文化支撑与文化引领。近期,全院历史文化挖掘领导小组办公室专家组、工作组通过实地调研、访谈、征集等,将陆续刊载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访谈录、老照片(老图片)、征文等,以资记录。

本文根据云南省农科院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退休职工革家云访谈录音整理,仅代表讲述者个人观点,未经本人审阅。(文中Q表示“问”,A表示“答”。)

革家云

Q:您哪年出生的?老家是哪里的?退休多少年了?

A:我是1930年的出生的,快88岁了。老家是龙陵的,我1985年退休的,已经三十多年了。我退休的时候已经叫热经所了,1980年改过来的,80年以前是叫棉科所(棉花科学研究所),80年以后云南不种棉花,就改成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

Q:您哪年到棉站的?怎么会来站上的?

A:我是54年来的,我来就在潞江坝;我是家庭贫困,从小就没有父母,4岁没有父亲,8岁没有母亲,兄弟姐妹也没有,跟着叔叔长大,53年从家里出来是在龙陵县医院当护工,后来医院又不需要人,当时棉站需要个医生,去龙陵县医院去要人,我就跟着医生来这里,当时是叫棉站,来到这里以后因为单位人少,只要一个医生,我也没学过些什么,只是见过些,在医院做过些杂工,医生就把我的家庭情况、出身跟单位介绍了下,因为当时也无所谓的招不招工,只要人来就行,我就留下搞农业,不搞医学这块,来了以后最先我是当一般的工人,后来单位慢慢成立了植保组、选种组、栽培组这些,我就分在植保组搞植保,就一直搞植保。

Q:您54年到站上的时候潞江坝是个什么样子?

A:我们去的时候已经开发一些了,我们这个单位是一开始是在施甸,因为施甸的温度不够,种植棉花不适当,又搬去芒市三棵树,那个时候人也少,七八个人,找了几匹驴子就全部迁过来了,在了一年多才搬来潞江坝,来的时候是荒草野坝,那时候卫生各方面的都差,住的都是搭小草棚,开荒。

Q:您从龙陵来到当时棉站的时候,棉站是个什么样?

A:那时候有4栋小洋平房,用瓦盖的瓦片房,在以前说是洋平房,有两小排,是住宿的地方,后来又请人盖间草房做办公室,以前盖都是平房,没有楼房,住的不存在分,当时干部少,我们所就只有四个技术干部,四个大学生。他们的待遇要比工人的好点,但是住的都是几个一大间,四五个、五六个一间,成家的是又盖茅草房,一家一小格的样子,大约七八平。吃饭是在伙食堂,有专门煮饭的炊事员,按人头交生活费,我们当时是一个月3块5的伙食费,当时工资是老的工人那些当临工的时候只是十七八块左右,我们拿过二十多块,当时没什么编制这种说法,是后来才有的。当时,菜是由菜园组种的,不够再买一部分。

Q:您当时在植保组主要是做什么工作?

A:那时候种着棉花,工作就是查虫,就是作物上的虫,查了以后虫量达到多少要通知打药,那时候是太艰苦,打药水是用一只桶,喷雾器插在桶上,一个在后面加压,一个在前面喷,后来改进以后把喷雾器绑在桶上,两个人抬着,一人在后面加压,一人在前面喷,种棉花是从出苗到棉花收起,可以说是天天都要打药,云南不种棉花是气候太温暖了,病虫害太严重,所以中央决定从80年起云南不种棉花,我们才转成现在的热经所。当时,好多人都苦不起,跑了好多人。当时洗澡什么的,都是直接找个水塘下去洗,或者在怒江里面洗。

Q:吃水怎么解决?当时生病怎么办?

A:以前是有间厨房,就在门口挖个井,沟里淌来的水,过滤下就吃了,不存在消毒,生病的话就去医务室打打针,病重点的就送去保山,当时站上没有车,就在大门口挡车,后来才有车子的,先有拖拉机,后来慢慢的才有张吉普车。

Q:逢年过节怎么样?

A:以前过年时放三天假,还要打扫卫生,开开会,以前哪能像现在晚上不开会,以前是天天晚上要开会,最早时候是没有娃娃,后来成家结婚有娃娃的就背着娃娃去开会,拖着蓑衣去,娃娃就睡在一边,有的领导也倒是讲到九点、十点多,有的领导要讲到深更半夜。过年鞭炮都没有,最早只是单位养猪过年集体吃个团圆饭,后来才开始分点肉给职工。

Q:我想跟您求证两个事情:一是当时的棉站是整个潞江坝区域第一家党组织?二是建国以后我们作为棉站也好,热经所也好,是不是全国第一家开展咖啡研究的科研机构?

A:对,是建国以后(潞江坝区域)的第一家党组织,当时,周边糖厂、农庄、农场都还没有建立党组织,我们有个党小组,我们单位成立党组织以后,我是第一批党员。

当时最早筹建棉站的张毅在芒市一家摆依(傣族)家见到颗咖啡树,在三棵树还育了一批咖啡苗,我们是全国第一家开展咖啡研究的机构。海南热科院是1957年以后,才开始开展咖啡研究的。

Q:在这些过程当中,您遇到最难的事情是什么?

A:也没觉得什么最困难,我们从家门出来进到国家单位就觉得是最幸福的事情,工作再艰苦再困难就感觉不到困难了。

Q:干了一辈子您觉得收获最大的是什么?

A:我从一个字不识,没有读过书,经过党的培养、单位的关心,到现在我能够评上中级职称,这是我最大的荣誉,我来单位的时候一个字不认识,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就边工作边学习,晚上人家睡我不睡,学到十二点,早上人家不起床我就起来,自己学,到后来工作的时候简单的工作总结自己能写,实践也能干,总结也能写。

Q:您工作了一辈子,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遇到好的老师,有什么值得您学习的地方?

A:有的,像我们的马书记,他是个大学生,他的苦干精神,在他身上学到了踏踏实实干,别的想法没有,做什么不管,单位上,领导分配的就踏踏实实的干,不讲究什么。就像1970年我从单位抽去昌宁驻点,协助农村种植棉花,在昌宁柯街我待了10年,在大队上,一小间房子,早上农民老大哥出工的时候,我们也要跟着出工。跟着大队吃饭,我们刮锅巴吃是常有的事。我开始去驻点的时候,他们棉花亩产才14斤,我去后,用良种把他们的种子换了,然后教他们怎么种,把产量达到了100多斤。我的两个女儿都是跟着我在那边(昌宁柯街驻点)上了初中、高中。

Q:以前潞江坝大概存在过农场、农庄、糖厂、棉站,怎么我们(老棉站)当时会被瞧不起的?

A:棉站是最先的建立的,以后才有糖厂,最早是老糖厂,后来才是我们前面的东风糖厂,农场也是在我们后面建立起来的,农庄就是农村剩余的农户移过去组成的,管理机构是当地政府,应该是有管委会。农庄的是农民,糖厂的是工人,农场就是退伍军人,退伍后去开发潞江坝,身份也是工人,他们不是事业单位,是自苦自吃,我们是属于事业单位,国家发工资,实行差额,我们在潞江坝是比较好的,但是棉站是搞农业的,农作物要挖地,要打药,要管理,天气热,男的女的都穿着半截裤干活,穿长的受不了,他们是搞工业的,当时是工人老大哥,我们以前也没有沐浴室,糖厂的榨糖,淌出的热水还能洗下澡,所以还看不起我们,但是现在他们又羡慕我们,羡慕我们工资高。

Q:您希望现在的年轻人有什么发展?

A:现在的时代各方面都不同,我们以前是干部也好,领导也好,工人也好,比如说田间需要管理的,干部科技人员是陪着工人,中耕除草,整什么都陪着去,整理资料就是晚上去办公室里弄,白天当然也可以弄,譬如写总结之类的,但是大多数时候去陪着去的,在地里也分不清谁是工人,谁是干部,锄头工具每人都有一套,自己要动手去挖。


(整理编辑:邓君浪、李复兴,审核:刘振环)

上一篇: 全院历史文化挖掘之三十一—杨明英:高原蓝天...
下一篇: 全院历史文化挖掘之二十九—西南农科所迁滇...
x
农业走出去公共信息
服务平台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