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网站!
最新信息:
本院概况
院简介
院歌、院训、院旗
院领导简介
组织机构
院属科研机构
粮食作物研究所 园艺作物研究所 农业经济与信息研究所 经济作物研究所 生物技术与种质资源研究所 花卉研究所 农业环境资源研究所 质量标准与检测技术研究所 农产品加工研究所 国际农业研究所 茶叶研究所 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 高山经济植物研究所 热区生态农业研究所 蚕桑蜂蜜研究所 甘蔗研究所 药用植物研究所 云南热带作物信息服务平台
院属职能处室
院 办 公 室 组织人事处 群 工 处 国际合作处 计划财务处 监察审计室 离退休管理处 行政后勤处 科研管理处 教育培训处 成果转化管理处 保卫处 条件平台处
科研楼|办公楼设置
我院地图
出版物
西南农业学报 云南农业科技 云南农科
院宣传展示视频
网上展厅
政策规章制度
财经制度 人事管理制度 国际合作 科研管理 产业开发 教育培训 党群工作 条件平台
办事指南
资源下载
历史专栏

您的位置是:首页 本院概况历史专栏 历史专栏

全院历史文化挖掘之三十七 —杨庆贵: 《情报所志》编纂拾遗
—杨庆贵: 《情报所志》编纂拾遗
发布:qgc   发布时间:2018-02-23   浏览次数:519    [] [] []

    编者按:2017年,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启动了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希冀通过深入挖掘建院以来我们不同历史时期的重要机构设置、重大科技成果创新、重大历史贡献、重要科技人物及历史建筑、历史古籍等,认真整理梳理我院农科文明的传承脉络,深入挖掘农科文化的丰厚底蕴,不断丰富与时俱进的农科精神,擦亮“云南农科院”百年老店的金字招牌,使历史文化与农科文化相辉映,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和铸就“追求卓越、创新创造、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不断增强全院发展的文化自信,为我院各项事业健康快速发展提供有力文化支撑与文化引领。近期,全院历史文化挖掘领导小组办公室专家组、工作组通过实地调研、访谈、征集等,将陆续刊载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访谈录、老照片(老图片)、征文等,以资记录。


《情报所志》编纂拾遗

农业经济与信息研究所 杨庆贵


2005年3月,恰逢我院情报所(现农业经济与信息研究所)成立20周年,经过有关领导和全所干部职工近两周年的共同努力,《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科技情报研究所志(1985-2004)》正式出版,大家一般把这本书简称“情报所志”。当时,自己作为参与该书编写的工作人员之一,心情是“出版了就出版了”,并未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2017年,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决定开展“历史文化挖掘工作”,自己被确定为农经所(原情报所)工作人员之一,在填写五个《历史文化挖掘工作普查表》时,“情报所志”成为我们的最好帮手。打开“情报所志”,查找所填内容,快速准确填写,半天时间完成任务。那时那刻,内心深处的确有一种轻松愉悦的快感,并真心觉得大家当年为编写这本书所付出的辛勤劳动都很值得。

2003年4月9日,经过前期反复酝酿,时任情报所长李学林,组织召开所长办公会议研究决定,开展“情报所志”编纂,成立“情报所志”编纂领导小组:组长李学林,副组长张庆云,成员刘星昌、杨庆贵,为该书编纂提供良好组织领导保障。成立“情报所志”编纂工作小组:组长张庆云,副组长刘星昌、杨庆贵,成员李学林、游承俐、陈其本、万红辉、钱金良、杨敏群、李露、罗辅林、谢晓慧、王家银、陈良正、钱绍仙、罗雁、江惠琼、胡芷萍,之后,又根据实际需要补充了李勃、李艳、胡书红等工作人员,为该书编纂提供合适充足的人力资源保障。之中,尤其要说说李学林所长,当时从酝酿到提出编写所志,在我院各研究所中,他是第一个“吃螃蟹”者,面临很多压力,他统一领导班子认识,确定合适目标,提出合理要求,有效安排人员,带头以身作则,协调内外有关关系,提供足够经费支持,毫不夸张地说,他是做好该书编纂的首要功臣。

随即,刘星昌老师拟定详细的“情报所志”编写提纲,经所领导研究通过后,及时按章节将任务分解到具体编写人员,要求大家从2003年秋季开始分头搜集资料,当年底完成初稿编写。合理分工利于任务完成。大家立即行动起来,反复查阅收集有关文书档案、科技档案、财务档案、个人档案;认真收集整理有关图片资料,补拍有关照片;向本所有关在职职工、离退休职工、调离职工咨询核查有关情况;向所外熟悉情况的有关老师核对有关情况等。通过各位有关人员尽心尽力,不辞辛苦的共同努力,终于按时完成各自负责部分的初稿。例如:当时已经75岁高龄的离休干部陈其本老师,为了写好“非正式期刊及内部资料的编印”一节的初稿,克服视力下降、听力不佳等困难,翻箱倒柜地找出自己在职工作时收集的一大堆有关资料,逐字逐句地拼接,编写出了一份质量很高的初稿。

由于多数工作人员均系初次接触修志工作等原因,“情报所志”各个章节初稿出来以后,主要存在两点不足:一是不少章节较简较粗,远未达到“完整准确”的要求;二是“边头脚尾”,即领导题词等资料差得较多。领导小组有针对性地采取几项工作措施,扎实推进“情报所志”初稿编写。2003年底,通过召集部门负责人会议和分头多次与编写人员交换意见,要求大家认真核实资料,补充内容,做好第一次修改,保证各个章节稿件质量。2004年2月,李学林组织召开所长办公会议,专题听取“情报所志”编纂工作情况汇报,之后,针对存在的问题,指示领导小组及时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情报所志”编纂工作的通知》,明确指出第一次修改稿中存在的不足,具体落实收集补充相关资料的人员,要求抓紧时间开展工作,保证在3月底以前完成第二次修改。4月中旬,在全所职工大会上通报了“情报所志”编纂工作进展情况,提出需要进一步补充的内容和注意事项,要求大家加快有关工作推进速度。全体编写人员,以负责严谨的态度,吃苦耐劳,任劳任怨,按时按量推进有关工作,终于在6月底拿出了一份初步形成的较为完整的“情报所志”初稿。其中,关于领导题词,有一件小事,如今想起都还觉得有点“莽撞”。2004年12月,杨庆贵和武卫二人,出差赴广州参加学术会议,巧遇中国农科院信息研究所所长许世卫,想起之前说过“情报所志”须请许所长题词,二人反复商量,最后决定斗胆“夜闯”正厅级干部许所长住处,二人提心吊胆地敲门进去,小心谨慎地说明来意,许所长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十分和蔼可亲地接待,随后欣然找出白纸和碳素笔,题写“努力提高农业信息科技创新能力,公益服务能力和产业发展能力,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作出新贡献——祝贺云南省农科院经济与信息所成立20周年”。

2004年7月初,经刘星昌老师认真组编,形成“情报所志”(征求意见稿),之后,一系列修改工作紧锣密鼓地推进。第一步是送所领导审阅提出修改意见,第二步是送有关专家和老同志及全所职工传阅提出修改意见,第三步是召开“情报所志”征求意见座谈会,邀请院有关领导、本所离退休老同志、“情报所志”编委会成员共33人,广泛听取修改意见。之后,将收集到的修改意见和建议集中整理、分类;所领导还和主编、副主编一道,详细讨论部分反馈意见中涉及的重大原则问题,逐条形成处理意见。之后,安排有关初稿撰写人按照要求做好修改完善。8月初,形成“情报所志”(修订稿),分送所领导和几位老同志,逐家逐句认真审读。10月24日,召开“情报所志”终审定稿会议,编委会主任、副主任、主编、副主编对修订稿各章节的文字和初选图片逐一审定,会后,对志稿进行最后修饰润色,形成“情报所志”定稿。“情报所志”,初稿照片300多张,初稿文字约100万字,定稿照片60张,定稿文字20万字,定稿照片和文字分别只占初稿的约1/5,真是有点大浪淘沙的味道。在整个组编和修改过程中,刘星昌老师发挥了中流砥柱作用。他发挥自身文字功底扎实、编辑经验丰富、摄影技术过硬、作风准确细致、做事认真负责、编校一丝不苟等长处,高度负责,保质保量做好“情报所志”组、编、审、校等工作,受到大家一致好评。不少编委会成员都说,刘星昌老师审阅的稿件,任何错误的表述、语言、文字、符号,都会被查找出来。

2004年12月,“情报所志”定稿,送交《云南科技出版社》出版印刷。

2005年3月,天蓝色封面的“情报所志”,带着一股淡淡的墨香气味,运回情报所。

2005年6月,“情报所志”,通过分发、送达、代送、邮寄等途径,全部到达有关领导、专家、学者、单位、职工、友人手中。

志书珍贵,撰写志书苦中有乐。

让我们大家以此为鉴,共同努力,努力挖掘整理好我院的历史文化。


上一篇: 历史文化挖掘访谈录之三十四—图片集(二)
下一篇: 全院历史文化挖掘之三十六—曾志华:希望把...
x
农业走出去公共信息
服务平台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