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网站!
最新信息:
本院概况
院简介
院歌、院训、院旗
院领导简介
组织机构
院属科研机构
粮食作物研究所 园艺作物研究所 农业经济与信息研究所 经济作物研究所 生物技术与种质资源研究所 花卉研究所 农业环境资源研究所 质量标准与检测技术研究所 农产品加工研究所 国际农业研究所 茶叶研究所 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 高山经济植物研究所 热区生态农业研究所 蚕桑蜂蜜研究所 甘蔗研究所 药用植物研究所 云南热带作物信息服务平台
院属职能处室
院 办 公 室 组织人事处 群 工 处 国际合作处 计划财务处 监察审计室 离退休管理处 行政后勤处 科研管理处 教育培训处 成果转化管理处 保卫处 条件平台处
科研楼|办公楼设置
我院地图
出版物
西南农业学报 云南农业科技 云南农科
院宣传展示视频
网上展厅
政策规章制度
财经制度 人事管理制度 国际合作 科研管理 产业开发 教育培训 党群工作 条件平台
办事指南
资源下载
历史专栏

您的位置是:首页 本院概况历史专栏 历史专栏

全院历史文化挖掘之三十八 —李月成:历史的见证
—李月成:历史的见证
发布:qgc   发布时间:2018-02-23   浏览次数:1761    [] [] []

   编者按:2017年,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启动了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通过深入挖掘建院以来我们不同历史时期的重要机构设置、重大科技成果创新、重大历史贡献、重要科技人物及历史建筑、历史古籍等,认真整理梳理我院农科文明的传承脉络,深入挖掘农科文化的丰厚底蕴,不断丰富与时俱进的农科精神,擦亮“云南农科院”百年老店的金字招牌,使历史文化与农科文化相辉映,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和铸就“追求卓越、创新创造、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不断增强全院发展的文化自信,为我院各项事业健康快速发展提供有力文化支撑与文化引领。近期,全院历史文化挖掘领导小组办公室专家组、工作组通过实地调研、访谈、征集等,将陆续刊载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访谈录、老照片(老图片)、征文等,以资记录。

本文根据云南农科院退休干部李月成先生访谈录音整理,仅代表讲述者个人观点,未经本人审阅。


中央农业试验所到西南农科所

我是四川安岳县人,今年97岁了。少年时,我读职业学校的一个老师介绍我到广安去,写了封信给广安县农业推广所主任,我就去了,找了个临时工做发棉花种。后来那个老师跟我说,你在成都,你再去考成都四川省农业改进所的农业推广人员培训班,我去考了,发榜后,有我的名字,成绩还不错。毕业后,又分回我老家安岳,工作后,我老家的人进城来,我要找地方给他们住,给他们吃,时间久了我就心烦。我想,我读书的时候家里穷,你们没支持我一分钱,现在这个来那个又来。这个时候西康省有个单位,叫民族粮食作物试验区,到四川来招聘人才,出高工资。到西昌去了后,工资不发,就供饭。我到西昌还剩点路费,然后我偷偷把铺盖行李卖了,凑了大约120元的路费跑回老家,回老家后我老师又介绍我去广安。

那个时候正值抗日战争时期,中央农事试验所迁到重庆北碚,当时一个姓李的老先生到广安来,考察广安是不是适应种双季稻,他叫我陪他去看那些地方,看完之后,就叫我写考察材料,我写好了交给他看,他看后面带笑容,就问我愿不愿意到他那里去,我当时也没马上答应。后来他回到北碚,写了封信给我,说你接到我的信,你愿意来就来。我在广安工作认识些朋友,一个姓吴的朋友就说,你当然愿意去,广安是地方机关,中央农事试验所是中央机关,我就去了。然后发工资,我接到工资袋,我一看,还有这样的好事,工资加了一倍,还送到手里。我去了中央农事试验所是分到稻作系,稻作系的主任叫柯晓云(音同),刚从美国回来不久,他看我写的自传(简历)后,他说你跟着我工作,就到中农所去了。

我到西南农业科学研究所是当初我在中央农业试验所,在南京孝陵卫,当时南京临近解放,中央农业试验所怕研究材料、种子散失,就把我和连同一个老先生的家眷,老先生叫李四新(音同),他在北碚农事试验场当场长,当时他的家眷到南京,就叫我和老先生的家眷,带着一些试验材料返回北碚农事试验场,大区撤销然后我们就到云南来了。中央农事试验所过后就解散了,有些广东人就回广东了,有个老先生叫黄一方(音同),也是搞水稻的。其它的本地人包括南京的,一个姓周的,还有汤岳荪先生(音同),就留下了,成立了江苏农科院。

这就是西南农科所的由来。


西南农科所到云南农科所

西南农业科学研究所以前在重庆,1958年西南大区撤销,全所留了三四人在四川,因为四川科研能力比较强,另外少数人去了贵州,它是西南区三个省份之一的,还有西藏,西藏是帮他们培训了科研人员,他们就回西藏了。所有的科研人员,所有的设备,包括奶牛就全部搬到云南。奶牛坐飞机,人坐汽车,所长是个老革命,叫赵利群,到云南后,和云南农业试验站合并就建立了云南农业科学研究所。

刚从重庆搬来的时候,是在蓝龙潭水利学校,初建是通讯兵团,在那里住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具体时间我记不清楚,那里还有一些房子,在那里天生桥,后来,水利学校撤销,就搬到桃园村。

当时重庆绝大部分人都过来了,包括哪些高级科技人员,其中有一个叫梁天然,一个叫戴明杰,两个都是美国留学回来的。但是可惜了,两个人都是在运动中,经不起侮辱人格,梁天然吃安眠药去世了。戴明杰是在楚雄,当时思茅要成立一个紫胶研究所,就把戴明杰先生从楚雄调到思茅去,到思茅后,一天中午吃饭,去打饭一个造反派头头打了他一耳光,就骂他你个反革命还吃饭呐。戴先生经不起侮辱就跳河,大概就这样了。我所知道的。

我们张叶青,李正英,叶慧明我们这些就到了云南农业科学研究所,后来这个所就改成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当时院长是翟文涛,过后是吴自强,然后是李坤阳,李坤阳过后是黄兴奇。


我的农科情怀

我1983年退休的,退休后,单位上又留我工作,真正离开工作岗位是1992年,我一直是搞水稻的,我最早在粮作所,后来又去科技成果推广处。当时,钱为德当处长, 我是副处长。

我当时在麦地村驻点,我就把我推广的品种拿给农民种,有个水稻品种云粳9号,耐寒,最后种子就卖到凉山彝族自治州,因为耐寒,种起来也还好,解决了兄弟民族地区吃细粮困难的问题,他们开着车来运种子。

我60年代的时候,大概是66年到70年,去越南去了四年,种水稻,帮助越南人民建立农业科研单位、培训农业科研人员,在越南河江省。我们在坝子搞水稻,还有钱为德在山区跟一个工人在三块田搞玉米。我们在那里搞了后,水稻产量从每公顷15亩两吨多的产量增加到四吨多,最高的到七吨。后来回国的时候,越南政府给我颁发了三级劳动勋章和友谊徽章,只不过被我弄坏了。那个时候,在越南很危险的,美国飞机天天来洒化学药剂,就撒落叶剂,洒下来后,树叶就落的干干净净的看得清清楚楚的。在那边我们也要出去的话,它有一个吉普车,还派一个警卫人员带我们去,那个美帝国主义飞机飞的矮,飞行员的脑袋我们都看得到,但是他们不投炸弹。有一次我们出去,就有一架中国飞机在追它,追的时候就丢了一个亮晃晃的东西,我们就想,这次着了,要被炸了,结果后来去看,是丢了个油箱下来,把田砸了好大的一个坑。去了四年,一次都没回来过,也有大米饭,管饱,就是简单,顿顿吃空心菜。后来我回来的时候还说,把我们吃得空心菜结起来,可以绕地球三圈。那里生活苦,就是没肉吃,一个省委书记,一个月也才两斤肉。住的是临时搭的房子,很简单,用阔叶搭,那个房子搭起来很快的,只要不漏雨就行,蛇随时都会爬到房间来,我去的时候带了两个广东人,都姓邱,一个叫邱传,一个叫邱大波,他们会抓蛇,抓到蛇就煮了吃,还叫我吃,说吃了有好处,我就跟着吃。那个时候美帝国主义的飞机因为有中国飞机追,它就没法来了,但是越南大大小小的桥都炸光了,中国就派出了一个二十五大队,帮他们搭临时的桥通车,还有从云南运蔬菜过去,因为有兵站在那里。生病了就没办法,它缺医少药的,简单的他可以帮你处理下。困难的只有回中国这边来治疗。

我今年97岁了,我在农业科研战线上干了四五十年,退休后我写了首诗:投身农技五十秋,当年青少今白头。历经沧桑至不炳,志将毕生承田畴。千百忠魂长作伴,爬山涉水妄所求。良种良法去推广,喜看粮食得丰收。群众称颂科技好,男欢女笑庆神州。

(整理编辑:李复兴、邓君浪,审核:刘振环)


上一篇: 历史文化挖掘访谈录之三十四—图片集(二)
下一篇: 全院历史文化挖掘之三十七—杨庆贵:《情报所...
x
农业走出去公共信息
服务平台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