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网站!
最新信息:
本院概况
院简介
院歌、院训、院旗
院领导简介
组织机构
院属科研机构
粮食作物研究所 园艺作物研究所 农业经济与信息研究所 经济作物研究所 生物技术与种质资源研究所 花卉研究所 农业环境资源研究所 质量标准与检测技术研究所 农产品加工研究所 国际农业研究所 茶叶研究所 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 高山经济植物研究所 热区生态农业研究所 蚕桑蜂蜜研究所 甘蔗研究所 药用植物研究所 云南热带作物信息服务平台
院属职能处室
院 办 公 室 组织人事处 群 工 处 国际合作处 计划财务处 监察审计室 离退休管理处 行政后勤处 科研管理处 教育培训处 成果转化管理处 保卫处 条件平台处
科研楼|办公楼设置
我院地图
出版物
西南农业学报 云南农业科技 云南农科
院宣传展示视频
网上展厅
政策规章制度
财经制度 人事管理制度 国际合作 科研管理 产业开发 教育培训 党群工作 条件平台
办事指南
资源下载
历史专栏

您的位置是:首页 本院概况历史专栏 历史专栏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四十三 刘玉彬:40年科研工作的成就感言
刘玉彬:40年科研工作的成就感言
发布:qgc   发布时间:2018-03-19   浏览次数:330    [] [] []

    编者按: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开展了全院农科历史文化挖掘工作,通过深入挖掘建院以来我们不同历史时期的重要机构设置、重大科技成果创新、重大历史贡献、重要科技人物及历史建筑、历史古籍等,认真整理梳理我院农科文明的传承脉络,深入挖掘农科文化的丰厚底蕴,不断丰富与时俱进的农科精神,擦亮“云南农科院”百年老店的金字招牌,使历史文化与农科文化相辉映,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和铸就“追求卓越、创新创造、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不断增强全院发展的文化自信,为我院各项事业健康快速发展提供有力文化支撑与文化引领。全院历史文化挖掘领导小组办公室专家组、工作组通过实地调研、访谈、征集等,将陆续刊载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访谈录、老照片(老图片)、征文等,以资记录。


40年科研工作的成就感言

        1953年秋,我从西南农学院植保系毕业后,分配到云南省农业试验站植保组工作,当时组内有5名科技人员,挤在一间平房办公,5个工人则配合作些水稻病虫或地下害虫调查,基本是“见子打子”状态,1954年我被派参加农业厅组织的昭通山区考察工作组,1955年又参加西南农科所与云南农业试验站组织的蒙自稻麦工作组,基本上处于熟悉生产、了解农情的时期,获悉开远县1952-56年试种双季稻为螟灾所毁的严重情况,1957-1958年西南农科所与云南省农试站合作,各派二人组成“开远螟虫工作组”,同时,云南省农业厅亦派二人驻点参加工作,1958年西南农科所迁滇人员与省农业试验站合并成立云南省农业科学研究所,所属植保系科技人员增到20人,立项开展科研工作就上了正轨。

从此之后,我先后在开远、屏边、景谷、玉溪、保山、宜良等12个县市驻点,从事三化螟与二化螟、稻瘿蚊、白背飞虱与稻飞虱,灰飞虱与水稻条纹叶枯病、稻杆潜蝇,大蛛缘蝽以及水稻病虫草综合防治开发研究。除粘虫外,基本上把水稻上的主要害虫都进行过研究,1978年获云南省革委会颁发的云南省科学大会奖状三个,之后又分别获得三项云南省政府科技成果三等奖和一项云南省水稻推广成果四等奖,主要作为和心得体会有以下几点。

一、蛀虫突地区,驻点研究解决问题

开远因三化螟严重危害,困挠双季稻发展,玉溪因提早栽插节令导致螟害加重,屏边稻瘿蚊为害猖獗,1958年800亩遭灾绝收,保山发生水稻条纹叶枯病,1984年,4万亩暴发成灾,连续四年都造成严重损失,1987年还无产无收608亩,科技人员义不容辞的责任担当,就是哪里发生虫灾,就要自觉地主动深入生产第一线,结合生产实际,研究解决实际问题,保证水稻增产,这些年在上述地区开展研究工作,不仅当地领导重视,群众欢迎,而且利于开展工作,易于见到实效。短的一年,长的三年,就总结提出了防治对策,控制了病害保障了增产。

二、协作攻关三结合开展研究

所有研究基地,当地都派人配合工作,往往是省、地、县三级配合,协作攻关,因此和谐相处,相互尊重,各展所长,决不能傲视于人,才能合作共赢,取得预期结果,同时在研究方法上采取室内与室外结合,点与面结合,试验示范与推广结合,其目的在于取得较全面较完善的研究结果,进而提出不同害虫的不同测报办法和不同防治对策,并作出防治示范样板,供大面积推广应用。

三、与时俱进提高测报技术水平

鉴于过去见虫就打,盲目施药,防效不高的问题,为确定防治适期及防治对象田的精准性,保证防效,五十年代在水稻螟虫进入化蛹阶段,为预测螟蛾盛发期及蚁螟卵产期,采取三天一次调查蛹进度的要求,每代要调查十多次,费时费力,六十年代研究改进,提出了蛹分级测报告,每代只需调查一二次就能作出预报,既省力省时,又可提高测报准确度和防效,不同的害虫都应研究提出不同的测报办法与时俱进,八十年对稻杆潜蝇及灰飞虱与水稻条纹叶枯病提出了不同的发生期,发生量及为害程度的预测预报数学模型。

四、尽量试验研究简便而行的防治方法

1957年在开远进行水稻螟虫防治时期,我与田长湋先生共商,为了在大面积治螟中克服器械困难,提出简易可行,群众容易接受的施药方法,先后在开远、昆明进行毒土撒施,药液沷浇及土壤施药等试验,结果表明,都有对蚊螟较好的防效。防治实践中,毒土制作及施用均较简便,用于撒施,很适于大面积及时施药,保证防效,继后,采用毒土撒施法,分别防治稻癌蚊,稻飞虱、大蛛缘蝽都取得较好防效,可大面积推广应用。

五、在困难中坚持完成稻癌蚊研究任务

       1958年屏边稻癌蚊严重危害,造成800亩绝收,研究解决虫灾问题,是科研人员义不突辞的责任,乃于1959年我带一新同志赴屏边驻点研究,并在集体食堂就餐,由于当时粮食紧缺,经常“瓜菜代”,有时还吃“山羊头”(树根)这个同志患了水肿病,出现“三肿两消”危情时,急送昆明“营养”救治,在此艰苦条件下,我一人坚守岗位,仍努力搞好本职工作与县上农技人员紧密配合,完成了防治研究任务,总结提出了“割、避、治”综合防治措施供广应用,云南农大老师将其编入乡土教材,年终颁奖大会上受到领导的表彰,1976年红河州《科技成果汇编》指出,十多年来,一季中稻区采用“割、避、治”措施,一直控制了稻瘿蚊为害,保证了稻谷丰收,真令人感到欣慰。

六、认真地做好灰飞虱传毒特性研究

保山“千斤县”连续四年遭受水稻条纹叶枯病的严重为害,亩产降到800斤,是当时生产急需解决的大问题,由于灰飞虱带毒、传毒看不见,摸不着,必须坚持预防为主和治未病的防治研究,多做一些基础性研究工作,灰飞虱传毒特性研究结果表明,秧苗传毒发病后20%在秧田期显现症状80%在移栽到本田后才显露证状,进而得出“秧田带病,本田要命”之谚语,同时发现主蘖传毒后,不仅主蘖发病,其发出的所有分蘖全都发病,但分蘖传毒,仅分蘖及其顺序发病,但不逆传主蘖,即蘖不发病,从而制定“狠治秧田保主蘖,挑治本田保分蘖”的治虫防病的防治策略,通过防治示范推广,保证了水稻增产进而恢复了“千斤县”的美誉。

七、在完成计划任务的同时,也重视研究解决其它害虫问题。

        1962年在景谷县进行稻瘿蚊防治研究时,得知该县前一年有近万亩稻田遭“打屁虫”严重危害,大量谷穗空秕直立,当地群众呌“站棵”,在责任心趋使下,认为不能视而不见,听任其猖獗为害,乃组织人力,认真进行室内饲养观察,田间系统调查和防治试验等较全面的研究工作,结果表明,该虫名大蛛缘蝽,嗜食灌浆稻穗,早稻抽穗灌浆期,该虫即从越冬场所群集迁入吸食浆汁,继后,随着早中稻、中稻、迟中稻先后依次抽穗灌浆顺序般迁,繁育,扩大危害的特点,据此提出将少数抽穗灌浆的早栽田作为诱集田,将虫聚而歼之的防治策略,在800亩早栽灌浆田采取围歼举措后,2200亩晚稻,基本未用药就取得较好的经济效益,作出了防治样板。

八、在文革期间坚持抓革命,促生产在文革动乱之际,1971年所革委会安排我主持植保组工作,响应抓革命,促生产的号召,做了几件有益于推进植保事业之大事;

        一是坚持一碗水端平,不搞派性,注意各课题人力组合及经费支持,务使各安其所,搞好本职工作,不时列出写稿计划各人自动认题,撰写科技文章在《云南农业科技》发表两期植保专刊上,期能促进植保工作恢复活力。

二是注意间隙性暴发害虫的动态,1972年6月在糖醋液诱集盒内,发现粘虫成虫不寻常的持续猛增的强劲态势,感到当年粘虫定会大发生,于是主动撰写粘虫大发生紧急情报和防治意见,发送上级有关部门和云南人民广播电台,广播了三天,当年粘虫发生面积达823万亩,各地及时主动采取防治措施后,基本控制了粘虫的暴食为害,避免了像1953年粘虫幼虫暴食为害成灾时,全省匆忙组织10万干部下去组织大批群众人工捕杀,仍造成重大灾情的历史教训。

三是1972年6月要在楚雄召开“全省化学除草现场会”临近会期时,课题主持人的知青儿子在临沧事故死亡,该同志急需前往处理善后,鉴于这种特殊情况,我急忙查阅有关资料,主动撰写了“稻田化学除草技术要点”救场,会后,一些市县将此材料翻印发送到基层,起到了责任担当的作用。四是1972年8月我在玉溪主持召开“云南省水稻蟤虫防治现场会”除交流治螟经验外,还研讨了恢复测报网络的重要性,五是为了开阔视野,学习生物防治新技术,填补云南空白,特于1973年4月组织“云南省生物防治考察团”18人。其中,我组参加3人,由我领队,赴广东、广西、湖南、浙江等地考察学习,之后植保组设置“害虫生物防治”课题,并请临时工帮助工作,1982年就实现了出成果,出人才,当了六年临时工的陈宗麒成为正式工后,学习勤奋,工作更努力,进而主持了“小菜蛾弯尾姬蜂引用和利用研究”的国际合作课题,从而造就了“从临时工到研究员”的出彩人生,实令人点赞。

九、迎难而上承担宜良县水稻病虫草综合防治开发研究

宜良县是我省有名的高产多病的千斤县,水稻生产上习惯栽稀长密大水,大肥、大促(蘖)大控(水),大喷药等大起大落的风险栽培管理特点,叶瘟坐草落塘面积,每年少则二三百亩,多则千亩以上,单产徘徊不前,多年来,我都是搞水稻害虫单项研究,1990要我承担“宜良县水稻病虫草综合防治开发研究”时感有点棘手,有些底气不足,通过调查研究,结合平常积累的横向知识,参阅前人研究结果,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综合分析,努力发掘个人综合应用的实施能力,迎难而上,有针对性地提出“一增两控,三防,四协调”的保健防病高产技术,同时建立条栽密植规范化,配方施肥数据化、管理控水指标化和科学用药防病防除病虫草害的管理体系,即“三化一防”的管控举措,针对该县习惯采用“封沟断流”一刀切,让群众被动晒田存在的问题,为了宣传群众,说服群众,还特别设置了正规的晒田试验,研究结果表明,移栽后25-30天晒田的“三防”效果最佳,增产幅度最大,进而提高了宣讲的底气,在当地有关部门的紧密配合下,建立中心样板600亩带动两乡3.4万亩,覆盖全县15万亩,取得了显著成效,一是控制和压低病虫害损失在1%以下,二是降低了化肥和农药成本22.4%和20.6%,三是提高了单产,1990-1992年全县平均单产558公斤,比前三年平均单产518公斤,增产7.1%,匡远和木兴合计的中心样板600亩,平均单产分别为711公斤789公斤,分别增产13.8%及16.7%,实现了“保健”、防病,高产,低耗的目的,取得了令人欣慰的好结果。

(供稿:刘玉彬;整理编辑:李复兴、邓君浪;审核:刘振环

上一篇: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四十二马松:谈谈服务、...
下一篇: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四十一杨弘倩:潞江坝的...
x
农业走出去公共信息
服务平台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