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网站!
最新信息:
本院概况
院简介
院歌、院训、院旗
院领导简介
组织机构
院属科研机构
粮食作物研究所 园艺作物研究所 农业经济与信息研究所 经济作物研究所 生物技术与种质资源研究所 花卉研究所 农业环境资源研究所 质量标准与检测技术研究所 农产品加工研究所 国际农业研究所 茶叶研究所 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 高山经济植物研究所 热区生态农业研究所 蚕桑蜂蜜研究所 甘蔗研究所 药用植物研究所 云南热带作物信息服务平台
院属职能处室
院 办 公 室 组织人事处 群 工 处 国际合作处 计划财务处 监察审计室 离退休管理处 行政后勤处 科研管理处 教育培训处 成果转化管理处 保卫处 条件平台处
科研楼|办公楼设置
我院地图
出版物
西南农业学报 云南农业科技 云南农科
院宣传展示视频
网上展厅
政策规章制度
财经制度 人事管理制度 国际合作 科研管理 产业开发 教育培训 党群工作 条件平台
办事指南
资源下载
历史专栏

您的位置是:首页 本院概况历史专栏 历史专栏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四十二 马松:谈谈服务、规范与传承
马松:谈谈服务、规范与传承
发布:qgc   发布时间:2018-03-13   浏览次数:201    [] [] []

    编者按: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开展了全院农科历史文化挖掘工作,通过深入挖掘建院以来我们不同历史时期的重要机构设置、重大科技成果创新、重大历史贡献、重要科技人物及历史建筑、历史古籍等,认真整理梳理我院农科文明的传承脉络,深入挖掘农科文化的丰厚底蕴,不断丰富与时俱进的农科精神,擦亮“云南农科院”百年老店的金字招牌,使历史文化与农科文化相辉映,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和铸就“追求卓越、创新创造、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不断增强全院发展的文化自信,为我院各项事业健康快速发展提供有力文化支撑与文化引领。全院历史文化挖掘领导小组办公室专家组、工作组通过实地调研、访谈、征集等,将陆续刊载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访谈录、老照片(老图片)、征文等,以资记录。

本文根据云南农科院机关退休干部马松同志访谈录音整理,仅代表讲述者个人观点。


来农科院工作首先要有服务的思想

前几天听说要访谈我后,我就想了几件事情。第一个事情是我印象很深的事,我毕业分配到农科院报到的时候,77级的人也就是82年初到的那批人报到后还没有分配到研究所,等着我们78级82届的报到后一起分配。他们那批人还比较多,大约有四十多人,报到后由孙方院长亲自带队集中到楚雄蹲点。我们78级没有去,我听说还发生了很多事情,这个事情你们可以访谈下王玲老师,赵林老师他们几个。

来农科院工作首先要有服务的思想。我的理解就是现在我们院训说的为农村为农民服务的意识。其次要有吃苦耐劳艰苦奋斗的精神。我参加工作后,领到的劳保是一套劳动布的工作服,一个人造革的记载包,一双雨靴,同时还发给我一把锄头,一根扁担和一对粪箕(畚箕),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做农业科研工作和农田劳动是必然联系、决然不可分开的。

当时我们课题是冯光宇老师,田俊明和我共三个人,做玉米的群体改良,我们课题组从来没有分谁是技术人员,谁是工人,谁在实验室,包括我们冯老师,都是一起下地,从整理地块、打塘、播种、盖粪,量株高,观察记载,套袋授粉等等,大量的工作,都是在田间地头做的。从来不会说,这是工人的事,那是谁的事。大量的工作都是冯老师带我们几个一起做。授粉是玉米育种田间工作中很重要、很辛苦的事。要把玉米顶上的天花和茎杆上的雌花用纸袋套起来,授粉就是把天花上的粉取下来授到玉米苞上的雌花上。那个工作不是说授几株,一个试验基本上授粉是上百株,甚至是几百株,都是这样一株一株授的,一些重要的授粉冯老师亲自去授。我当过四年知青,就在花渔沟(茨坝)种了四年玉米,还是知道点门道。虽然搞科研不一样,但是至少认识哪个时期该干什么。因为当过知青有农田劳动的基础,虽然能够适应,但是与想象中的农业科研是实验室、白大褂还是有出入的。那个时候也有点想法,学了四年专业知识,来到科研院所还是天天在田间地头劳动。现在来理解,如果没有这些最基础的科研锻炼,确实做不好科研。


谈谈科研工作的一些规范

大概是去年我到嵩明基地,看到几个科技人员在做观察记载,看了以后(当然我不完全掌握情况),我个人觉得没有我们以前做的规范。当然说起来,也有院里面和所里管理的原因。我说的规范,第一是我们过去的所有记载是发的是专门的记载纸,记载纸是印制好的规范的格式,而且不同的作物、不同的实验要求记载什么,表上是清清楚楚。我那天看到的他们记载的就是用一本普通记事本(软皮抄)记录的。第二,试验的记录一律只准用铅笔,不准用圆珠笔,不准用钢笔。我开始还说,这个铅笔可以擦了,但是你一擦就有个影迹,一个涂改的痕迹。冯老师告诉我,铅笔不会掉色,而且在野外的时候,万一遇到下雨铅笔滴上水不会洇开(散开)。现在我有时候会回想,是因为科技先进了还是我们越来越不规范了?

前段时间,院里要求科技档案必须要归档。以前,如果到年底的时候,该归档的材料没有交,那个室主任、负责的老师,会天天来追你的屁股(材料归档)。而且,如果没交归档材料,包括记载本,当年做的实验的所有记载的原始记载本,还有实验小结,如果你没交,从某种意义来说已经不是合格不合格的事了,是你没有资格参加年终考核的。可以说,上交实验记录的原始材料是年终考核的基本要求条件。所以,我们那个时候记载材料一点都不敢马虎,平常都是锁好的。年底编好号,交给课题主持人签字,课题主持人签完字后交给室主任。现在要查科技档案的话,那些年代做过些那些科研的当时记录是清清楚楚,比较完备的。抓科技档案的规范和归档,只要抓好一条规定,不交科技档案的不得参加年终考核,你看大家认真不认真。第二是盯紧那些东西必须交,有清单,责任落实到位,收到的人要签字,要有认可,要有归档章,交接要有序。


那些年的艰苦岁月

刚才说到农科院的生活条件,确实很艰苦。在这么一个山沟沟里,交通不便。90年代了还要坐小马车到黑龙潭乘九路公共车。90年代还是改善不少,多买了几辆云南牌的客车作交通车。最早的时候,80年代我还坐过大卡车作交通车。我记得清楚,冬天就是坐在车厢里面,只有车厢板,没有棚布,冷风吹了受不了都只好蹲着躲在车厢板背后。那个时候,星期一早上七点一刻前,在震庄对面明通巷口坐车,冬天时天还黑着的。那个时候,农科院的子女可怜啊,早上七点的时候天都不亮就要坐交通车去城里上学,在车上就一群大人围着小孩子们(挡风),真的很艰苦。


回忆我的老师

我大学毕业实习的时候就在玉米室。当时玉米室的科研实力是很强的,在农科院,甚至在云南都很强的。当时的粮作所所长唐世廉是做玉米的,我们的室主任是唐世爵,副主任李槐芬老师搞自交系,冯光宇老师搞群体改良,李科渝老师做杂交测配,陈宗龙老师搞玉米栽培,陈秉相、钱有信老师做区域试验。

实习时,我和同学罗清明跟着陈秉相和钱有信两位老师做区试。那个时候还是学生,比较贪玩。陈老师因为是室主任,经常出差在外,钱老师带我们比较多,每天带我们下地干活,观察记载。钱老师话不多,每天交代我们干什么,我们觉得太简单,就干那么点事还要一再交代,觉得这个老师怎么做事情那么认真,那么严谨。

我院参加第三届亚洲玉米研讨会(1988年.广西南宁)

正式参加工作后,粮作所把我分到玉米室。因为还没决定分我到哪个课题组,大概有一个月的时候吧,就跟着李槐芬老师。李老师是研究室副主任,她暂时带我熟悉各个课题。印象很深的是,李老师怕我睡过头,每天早上和每天下午都要来宿舍叫我。我住在九栋,李老师家住在路对面,和我宿舍隔着条马路。因为经常要下地,李老师就在路口等着我。到时候我没出来,她就去敲我的门,小马该走了。那个时候老师带学生就是这样带的。后来,我分配到的玉米群体改良课题,一直跟着冯光宇老师。


给青年科技人员的一点建议

现在的年轻人,都是比较好的。我说的好,第一是有献身农业工作、献身农业科研的精神,第二有兢兢业业认认真真的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的劲头,我接触了很多的年轻人,我觉得很不错的。

我感觉,我们现在有一点没有以前强调的是,“一切为了生产,一切从生产出发”,这个观点或者说这个精神有所淡化。总结岳建强事迹的时候,我觉得有句话是农民对岳建强最好的评价,这句话是:“跟着小岳干柠檬,整的着吃。”这句话是很高的评价,你所有做的价值所在都在这话里。这是最朴实的语言,但是最深刻的评价。如果说,我们的科技人员,我们的很多成果,农民一用就非常喜欢,而且都是用类似的话语来评价我们的工作,那么我们的农业科研工作的价值,包括科技人员的价值就很好地体现出来了。当然,这是个典型例子,我们的很多科技人员也做到了这点,也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但是多多少少我感觉氛围没有以前浓厚了。所以我觉得,挖掘我们的历史也好,文化也好,精神也好,这一点是值得大力弘扬的。“笃耕云岭,致惠民生”就是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农业农村的发展,就像以前讲的,“急农民所急,想农民所想,做农民所需”,虽然农业科研的很多东西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内涵越来越丰富,但是核心是没有变的,永不过时,是永远的课题。在这一点上,我们还是要强化。

(录音整理、编辑:李复兴、邓君浪,审核:刘振环)


上一篇: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四十五石照祥:西双版纳...
下一篇: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四十四杨弘倩:古诗里的...
x
农业走出去公共信息
服务平台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