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网站!
最新信息:
本院概况
院简介
院歌、院训、院旗
院领导简介
组织机构
院属科研机构
粮食作物研究所 园艺作物研究所 农业经济与信息研究所 经济作物研究所 生物技术与种质资源研究所 花卉研究所 农业环境资源研究所 质量标准与检测技术研究所 农产品加工研究所 国际农业研究所 茶叶研究所 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 高山经济植物研究所 热区生态农业研究所 蚕桑蜂蜜研究所 甘蔗研究所 药用植物研究所 云南热带作物信息服务平台
院属职能处室
院 办 公 室 组织人事处 群 工 处 国际合作处 计划财务处 监察审计室 离退休管理处 行政后勤处 科研管理处 教育培训处 成果转化管理处 保卫处 条件平台处
科研楼|办公楼设置
我院地图
出版物
西南农业学报 云南农业科技 云南农科
院宣传展示视频
网上展厅
政策规章制度
财经制度 人事管理制度 国际合作 科研管理 产业开发 教育培训 党群工作 条件平台
办事指南
资源下载
历史专栏

您的位置是:首页 本院概况历史专栏 历史专栏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四十六 汤仙芝:中长绒棉只有新疆和潞江坝种植
汤仙芝:中长绒棉只有新疆和潞江坝种植
发布:qgc   发布时间:2018-04-02   浏览次数:407    [] [] []

    编者按: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开展了全院农科历史文化挖掘工作,通过深入挖掘建院以来我们不同历史时期的重要机构设置、重大科技成果创新、重大历史贡献、重要科技人物及历史建筑、历史古籍等,认真整理梳理我院农科文明的传承脉络,深入挖掘农科文化的丰厚底蕴,不断丰富与时俱进的农科精神,擦亮“云南农科院”百年老店的金字招牌,使历史文化与农科文化相辉映,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和铸就“追求卓越、创新创造、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不断增强全院发展的文化自信,为我院各项事业健康快速发展提供有力文化支撑与文化引领。全院历史文化挖掘领导小组办公室专家组、工作组通过实地调研、访谈、征集等,将陆续刊载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访谈录、老照片(老图片)、征文等,以资记录。

本文根据云南农科院热经所退休干部汤仙芝同志访谈录音整理,仅代表讲述者个人观点,未经本人审阅。(文中Q表示“问”,A表示“答”。)

(讲述者汤仙芝

从凤庆来到潞江坝

Q:汤老师是哪里人?怎么会来到潞江坝?

A:我是凤庆人,1963年学校毕业分配,就来到这里了,1959年在农大上的学,那时候农大刚从云大分出去,是云大的农学系分出去(搬到寻甸是文化大革命期间,我们已经毕业了)我学的是植保专业,这边那时候是叫棉站,一起来了3个,李怀芬,我,还有一个已经去世了,她们两是农学的,都是同一年来的。

Q:63年从昆明到潞江坝要好几天,是怎么来的?

A:坐车要好几天,当时好像是去农业厅开个介绍信就下来了,坐班车六七天,一路的需要住宿,南华住,楚雄住,下关住,有时候还要在永平住,大梨树(云龙)还要住,来到保山还要住,那个时候完全靠分配,没有一点选择的可能,分到哪就去哪,毕业之前要搞教育,思想教育,你要接受分配,去哪里不管。

坐车(到达潞江坝)是到东风桥头下车,然后就走路下去,三几公里路,没有人来接,拖拉机是后来70年代才有的,以前就是有2个马车拉粪,我们是3个女同志,都是各走各的,她们两个是在昆明的,走的要早一点。当时来棉站报到的时候也没有大门,也不知道怎么去。还好棉站在当地还是知名的,就一路问着去到的,就是一条小路进去的。

Q:进去报到的第一印象跟农大有什么差别?当时的条件跟您在学校比起怎么样?

A:当时的房子就是些草房,我同学来看我,你们是在这个农场?还是个农村?办公室楼上楼下都是点瓦房,住的就是草房,而且那个草房就是个大宿舍隔开,随便隔点墙,皮面盖上点草,雨倒是不漏,风也不漏,盖上草还是比较热乎,潞江坝热,住着还算冬暖夏凉。

当时学校(云南农大)也是才搬出去,学校也是苦,水都没有,要从那个山包下去,到花渔沟去抬水吃;来到棉站也是要挑水吃,是从棉站门前的沟开进去,开进去以后有两个过滤池,过滤出来就是吃的水,洗澡的话就去江边,有个伙食堂,伙食堂也是没什么吃的,有个种菜队(蔬菜队),种什么吃什么。


工作的最初

Q:汤老师刚参加的工作的时候,安排了点什么工作任务给你?怎么开展工作的?

A:一开始就是搞棉花的植物保护,每家发一把锄头,一把镰刀。白天把自己的任务完成后,回来吃完饭后,就去种地,栽秧,人人都要去的 。

当时实验室没有,就是一个大办公室,办公室就是个瓦房,发一盏煤油灯,晚上要去做资料,看书就小灯点起,自己去办公室坐着看;当时就是一把尺子(钢卷尺也有,皮尺也有),一把锄头就搞科研了,铅笔和记录本在仓库自己去领,连电灯都是后来什么时候才有的。

Q:去保山(城区)的机会多不多?回老家的机会多不多?

A:不多,开会是领导来开,我们是完成自己的任务就行了;回老家很困难,老家在凤庆,从那里来到保山,保山去临沧没有直通车,到保山又坐昌宁车,然后从昌宁走路回家,走路要一天半时间,路上还要歇一晚,来到这里是潞江坝的车票都不卖给你,我说我要去潞江,人家说没有潞江的车,明天坐车,就今天5点以后来看腾冲车,腾冲车有位就给你坐,没有的话就在等,等到有位子,因为人家只卖远处的车票。有时间一等就要等几天。


老棉站的故事

Q:当时整个棉站有多少人?那时候觉得苦吗?

A:当时大概是有100多个人,科技干部少,就是我们搞植保的5个,栽培的几个,品种的几个,十多个人,行政干部有几个,其他的就是工人。

苦倒是不觉得苦,过都过来了,每天不单是调查下,每个月起码还要写写简报,病虫的发生情况,要指导面上该防些什么虫,该用些什么药,这个是每个月都要做的。

Q:那时候农场办起了没?

A:农场办起了,是1958年办起来的,农庄也办了,但是后来农庄跟农场合并了,后来又办了糖厂,当时是旁边的人看不起我们棉站(热经所的前身)的人,觉得棉站的人苦,比起糖厂是要苦点,因为那时候潞江坝不买柴,工人也好,干部也好都是自己做饭吃,要去乡上拉柴,自己去江边捞河柴,人家编的顺口溜:棉站人,二短裤,用腿捞柴么湿下;棉站人二短裤,糖厂人背带裤。在当时相同的环境下,我们老棉站的要差一点,因为所里是差额拨款,奖金什么都没有,那些领导也是辛苦,工资是要发,钱就那一点,像我们大学一毕业去的是40多块,转正以后是59块,一直拿到文化大革命以后。

Q:当时为什么会在潞江坝建设棉站?

A:棉花当时是战略物资,因为国际形势我们国家被进口封锁,就需要自己种棉花提供给国家。我们棉站的棉花,有个特点就是中长绒棉,就是只有新疆和潞江坝种着,湖南那些大量农场的棉花,都不种长绒棉,长绒棉有个好处就是丝里有空隙,做轮胎,做工具这些比较牢实。

棉花种植面积最多的时候大概有个几万亩,昌宁、蒲缥这几处种的多,我64年去昌宁搞样板田蹲点,还有搞栽培的一起,当地样板田是乡上、地区和我们单位三家一起弄的,就在那里大家共同发展,当时棉站这块地是已经属于保山了,最早是龙陵棉花实验站,是属于农业厅下面的农业实验站芒市分场。

Q:棉花的研究持续到什么时候?

A:大概是到八几年的时候,我94年退休的时候,所的名字已经改做热经所了,76年农科院成立并进去,并进去一两年以后就改成热经所的,原来是棉花研究所。种棉花那段时间比较红火,产量也比较红火,但总是农业比不上工业,只是跟糖厂那种工业还是有差距,待遇也是有差距的。现在我们(热经所)在保山也算是好单位,变化也很大,待遇各方面都算好的,当地的供销社什么都赶不上我们,保山原来的新华工厂什么的以前还是有名的,但是现在都倒闭完了;我们也希望所里发展得越来越好,我们出去也能抬起头了。

(棉花所改热经所的批复)

Q:在您63年参加工作到后面有什么映像比较深刻的事情?

A:我64年以后就一直在昌宁搞样板田,当时的样板田有一千多亩,站上开初是去了5个人,最后就是我一个守场,一直干到68年,因为66年文化大革命以后,乡上、地区、站上这些陆续的开始撤了,站上去了3个干部,2个工人,当时的长绒棉亩产产量能到200多斤,但是比起其他湖南、湖北的一般棉花,产量不算高,但是重在它是长绒棉,那个样板田搞得很成功,公社书记还作为代表去北京出席了全国棉花大会。

Q:汤老师94年退休的时候有没有开始评职称了?

A:已经评了,当时我是评的副高,那个时候已经不错了,所里那时候没正高,整个农科院正高都很少,开始有开始的难,七九年的科学大会以后才开始有职称之说,所里跟中科院合作的的项目还在全国科学大会上获得奖励。


(录音整理、编辑:邓君浪、李复兴,审核:刘振环)


上一篇: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四十七宗德琴:杨文波先...
下一篇: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四十五石照祥:西双版纳...
x
农业走出去公共信息
服务平台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