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网站!
最新信息:
本院概况
院简介
院歌、院训、院旗
院领导简介
组织机构
院属科研机构
粮食作物研究所 园艺作物研究所 农业经济与信息研究所 经济作物研究所 生物技术与种质资源研究所 花卉研究所 农业环境资源研究所 质量标准与检测技术研究所 农产品加工研究所 国际农业研究所 茶叶研究所 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 高山经济植物研究所 热区生态农业研究所 蚕桑蜂蜜研究所 甘蔗研究所 药用植物研究所 云南热带作物信息服务平台
院属职能处室
院 办 公 室 组织人事处 群 工 处 国际合作处 计划财务处 监察审计室 离退休管理处 行政后勤处 科研管理处 教育培训处 成果转化管理处 保卫处 条件平台处
科研楼|办公楼设置
我院地图
出版物
西南农业学报 云南农业科技 云南农科
院宣传展示视频
网上展厅
政策规章制度
财经制度 人事管理制度 国际合作 科研管理 产业开发 教育培训 党群工作 条件平台
办事指南
资源下载
历史专栏

您的位置是:首页 本院概况历史专栏 历史专栏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四十八 王平盛:不达目的不罢休,一定要坚持
王平盛:不达目的不罢休,一定要坚持
发布:qgc   发布时间:2018-04-09   浏览次数:300    [] [] []

    编者按: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开展了全院农科历史文化挖掘工作,通过深入挖掘建院以来我们不同历史时期的重要机构设置、重大科技成果创新、重大历史贡献、重要科技人物及历史建筑、历史古籍等,认真整理梳理我院农科文明的传承脉络,深入挖掘农科文化的丰厚底蕴,不断丰富与时俱进的农科精神,擦亮“云南农科院”百年老店的金字招牌,使历史文化与农科文化相辉映,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和铸就“追求卓越、创新创造、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不断增强全院发展的文化自信,为我院各项事业健康快速发展提供有力文化支撑与文化引领。全院历史文化挖掘领导小组办公室专家组、工作组通过实地调研、访谈、征集等,将陆续刊载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访谈录、老照片(老图片)、征文等,以资记录。

本文根据云南农科院茶叶所退休干部王平盛同志访谈录音整理,仅代表讲述者个人观点,未经本人审阅。



当知青后到了茶试站

我是1969年的知青,景洪中学的知青。我老家是宁洱县的,在我十一岁的时候,我父母过世,我哥哥在勐遮工作,就把我接到勐海来供养我读书,高中在景洪读,到了1969年,就遇到知青下乡,我们就回县,回县又回乡,我回到勐遮公社插队。

1969年下乡到1971年的时候,遇到农业学大寨,要增产就要学新科技,那个时候还不叫科技,叫增产技术,要增产就要做些技术试验。那个时候茶叶所叫茶试站,属于农业厅管理。整个勐海就委托茶叶所培训,培训完了就叫农村培训人员到各个乡村大队去推广。

1971年2月份我就到茶叶所,那个茶叶所已经搬到曼真了,南糯山(原二场场部)已经叫二场了。到了茶叶所一直是学习,可能是到了七八月吧,就是培训了几个月,主要是学习制作治虫的生物农药啊什么的,生产出来后,我们十多个人(因为各个县和各个乡都来人了)就来培训推广,结束的时候又遇到知青大招工,就我和另外一个留下来。如果不培训,我就不会来到茶叶所。

来到茶叶所就是当工人,主要在化验室,后来参与做茶叶的分析化验。那个时候工人也是科普工,当时在化验室的主要是以丁渭然老教授(后调农大,已退休)、陈思伟(后调林业科学院)、钟罗三人为主,我就是在他们三人的领导下开展工作,每天就是打杂洗瓶瓶的。


自力更生的故事

我们基本很少下地,但是整个所、整个站的都要参加干集体劳动,例如突击采茶,采茶的时候天不亮就要出去采茶;那个年代都是靠自力更生,盖房子做土基,那个时候在个大篮球场全场全部去挖土做土基,不管干部工人,都要做。当时职工不包括南糯山的应该不到一百人,当时南糯山上面有两个厂、场,一厂是属于勐海茶厂的分厂,就是负责收购新鲜茶进行生产,属于勐海茶厂;一个是属于茶叶站的下属分场二场,基本就是栽茶种茶制茶,属于一个试验地,当时,也基本没做试验主抓生产了。

茶试站80年代以前虽说是科研单位或者试验单位,但是基本没科研就属于生产单位,以生产为主,整个茶试站分成几个生产小组。

73年底74年初,勐海遭遇百年不遇的低温冻害,我们茶试站整个200多亩茶园全部冻死,最低气温达到-5℃,大叶茶种植,气温到-3℃就不能再低了,再低就受冻了。茶树冻死后全场职工动员搞台地(离地面留15公分全砍光,只留根让它重新发芽)。我们科技人员后来去查看200亩茶园,只有50多株轻微受冻没冻死,我们就选育了云抗系列茶叶,到现在的“云抗10号”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搞研究的。干部职工,包括领导全部到地里去,刀砍的砍,锯子锯的锯。到现在那些茶叶基本都换了,只有不多几个品种是六十年代种植的,到现在都还没更新换代。

农业学大寨的时候,老房子那里,也就是现在篮球场旁边的房子,都是我们职工自己盖的。当时我结婚的时候都是住那里的。


走上科研之路

我留在试验站后,还没恢复高考,因为文革停了好多年的大学要开始逐步恢复招生。当时来了云南农大做植保的的几位老师到我们这里做调查,要编写茶树的植保教材。来了以后,住了一段时间。刚好是云南农大恢复第一批招生的时候,那个时候云南农大还在寻甸天生桥,后来当时农业厅的张方池老师(音译)是学茶的,他和金鸿祥是同学,张方池老师抽到云南农大去筹建茶叶专业。筹建后,当时我们试验站的负责人总支书记是斯元仁,站长是蒋荃(当时还没恢复正式职务),我们试验站的丁渭然老师调到农大茶叶系,当时我们站就调去他们两夫妇。他到农大的时候,和农大商量我们站能不能也送两个到农大去培养。后来,站里面就推荐了我和王复生(音译)去跟班学习培训,为什么会推荐我呢?我想主要一是平时工作表现好,二是我读过高中,当时试验站大部分年轻人都是小学文化,我读过高中,文化基础要高点。我和王复生是73年去培训的,一直学习到76年毕业。毕业的时候,张方池老师找了点项目经费,做资源调查,就找站里面商量,把我们两留下半年配合做调查。但是我们的毕业证是代培毕业证书,因为这事我的正高职称报了好几次,说我这不是正规的大学毕业。

茶树资源调查的故事

1977年上半年,我从农大回试验站后,开始是跟着张顺高老师在栽培室,干了一段时间。王海思老师当时在品种室内管化验室,但王海思老师一直想做品种资源调查项目,到1978年,就把我调到化验室,我就开始一直跟着王海思老师干工作。

虽然资源调查项目还没立项,但是我们还是陆陆续续的做了一些工作。像我们去巴达大黑山,那时候,巴达的交通不像现在好,坐车去都要一天,到巴达在山上一般就是三五天,我们去调查的地方有个村子,有个小学校,我们就在小学校借宿,小学校就两个女老师,我们一行五个人,刚好有个新招的科辅工是女同志,她就和两位女老师挤一起住,我们剩下的几位男同志就去教室住,晚上把铺盖打开住教室,白天把铺盖卷起来收好。找个向导领我们去调查,那个时候巴达(自然环境)保护的好,还没开发,全是原始森林,出去调查的时候必须找向导,不然找不到路,进去就出不来。里面也没什么路,全靠向导在前面带路,用“甩刀”开路,以前的调查都是这样的。就是这次,我们在巴达发现了一片野生茶树品种。

我们外出考察的时候,当时山上驻守着一支边防部队,有一天我们吃饭的时候,他们的车翻了,当时的老乡跑来找我们,前面部队的车子翻车了,有人受伤,请你们的车子过去帮忙拉伤员,我们放下碗就去帮忙,到出事地点,伤重的人员让前面的拖拉机拉着先走了,我们追上拖拉机换到我们车上,后来送到部队卫生室,部队医生看了后说,再慢几分钟这个伤员就抢救不过来了。为了这件事,部队还是很感谢我们的,还专门来到所里找到领导,专程感谢我们。

另外,84年到怒江州贡山县独龙江乡去考察,过风雪丫口的时候,我们一行十个人,请了马帮托着行李,因为一路需要徒步,怕人走不动还雇了马匹。出发的时候天气还很好,走了一天的路,下午四点左右的时候就停下来烧火做饭,砍树搭棚休息。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月朗星稀的,才睡下不久就下雨了,因为是用树枝搭的棚,外面下大雨,里面淅淅沥沥的滴水,连坐的地方的没有。我们只好几个人背靠背的蹲着熬到天亮,天也一直没晴,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就又跟着马帮出发。我和许卫国那个时候都还年轻,才三十多岁,就我们两走前面打前站,下着雨,路也是泥泞小路,一路上都是荒无人烟的,只是偶尔会遇到的从贡山下来的马帮。因为路窄,遇到这样的事情,必须提前找一个宽点的地方相互让行,不然就都过不去,就会摔下悬崖,我们在路上都看到很多摔下悬崖深谷去的马匹尸骨。我们进去的几天,一路上都下雨路滑,虽然雇了马匹,但都不敢骑。我们俩打前站,就要一路找部队巡逻搭的棚,找到棚后我们就要提前烧火煮红糖水,我们从部队上买了些压缩饼干,大部队赶上我们后,喝点红糖水,吃点压缩饼干休息下接着出发,一共走了三天半的时间,第三晚上的时候,还没到乡上(独龙江乡),晚上经过部队驿站,刚好有几个军人在,我们就在里面借宿歇了一晚上。调查的时候,又到独龙江各个村子里去。回贡山县城的时候,因为风雪丫口下大雪封山,马帮进不来,我们也就出不去。就这样在独龙江乡被困了半个多月,什么地方都去不了,天气稍微有点好的时候,我们又去马库作调研,资源也没找到。后来,马帮进来的时候,大概因为天气好,心情也好,我们两天就出来返回县城里。


我的老师

我的第一位老师是王海思老师,他虽然脾气大些,但对工作是尽心尽力。我到茶叶所的时候,他从国外回来,就把我要到他课题组,我从1978年就一直跟着他做资源课题,甚至他做所长后,把资源课题也交给我负责,我从他身上学了对工作负责认真,对一些小的事情,包括生活工作。像我们去搞野外调查,不管生活多么艰苦,道路多么艰苦,不达目的不罢休,一定要坚持。做为科技人员,他培养了我也锻炼了我,我也从他身上学到很多。另外一位老师就是张顺高老师,他是王海思老师的前任所长,他是做栽培的,他也是吃苦、认真、负责、肯干。我写了一篇资源调查的回忆录,我也写到了我的这些老师。

我们作为农业科技人员,第一要素是务实,农业你搞虚的不行,以前的科技的人员,包括农业学大寨和文革时期,虽然条件差,大环境也不好,但我们的科技人员都是踏踏实实、兢兢业业的。以前我们的科技人员一把尺子,一杆铅笔做科研,我们一年还发一把锄头,一个背篓采茶,但都是踏踏实实的。第二是要深入实际,茶期你不去实地调查,你怎么做资源调查。第三是要认真,一丝不苟,像我们所的王朝纪老师,他做茶树人工杂交,所有杂交都要人工授粉,他就摸索出茶树什么时候授粉最好,结实率最高,那个时候条件差,他就是晚上点着马灯,在茶地里观察茶树花,采集花粉来进行人工授粉。

我希望现在的年轻科技人员还是要向老一辈同志的学习,学习务实认真,一丝不苟的精神。现在的年轻人整天围着电脑,不能说电脑不好,但你不能整天围着电脑。实践出真知,你不实践,怎么出真知,就像你栽棵茶树、茶苗,你从书本上知道怎么栽怎么种,你不去亲自实践,那实际怎么栽怎么种你就不会操作。现在经常提的“工匠精神”,我理解就是实践出来的,不是写写画画出来的。

(整理编辑:李复兴、邓君浪,审核:刘振环)


上一篇: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四十九—王平盛:找茶记
下一篇: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四十七宗德琴:杨文波先...
x
农业走出去公共信息
服务平台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