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网站!
最新信息:
本院概况
院简介
院歌、院训、院旗
院领导简介
组织机构
院属科研机构
粮食作物研究所 园艺作物研究所 农业经济与信息研究所 经济作物研究所 生物技术与种质资源研究所 花卉研究所 农业环境资源研究所 质量标准与检测技术研究所 农产品加工研究所 国际农业研究所 茶叶研究所 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 高山经济植物研究所 热区生态农业研究所 蚕桑蜂蜜研究所 甘蔗研究所 药用植物研究所 云南热带作物信息服务平台
院属职能处室
院 办 公 室 组织人事处 群 工 处 国际合作处 计划财务处 监察审计室 离退休管理处 行政后勤处 科研管理处 教育培训处 成果转化管理处 保卫处 条件平台处
科研楼|办公楼设置
我院地图
出版物
西南农业学报 云南农业科技 云南农科
院宣传展示视频
网上展厅
政策规章制度
财经制度 人事管理制度 国际合作 科研管理 产业开发 教育培训 党群工作 条件平台
办事指南
资源下载
历史专栏

您的位置是:首页 本院概况历史专栏 历史专栏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四十九 —王平盛:找茶记
王平盛:找茶记
发布:qgc   发布时间:2018-04-24   浏览次数:2523    [] [] []

    编者按: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开展了全院农科历史文化挖掘工作,通过深入挖掘建院以来我们不同历史时期的重要机构设置、重大科技成果创新、重大历史贡献、重要科技人物及历史建筑、历史古籍等,认真整理梳理我院农科文明的传承脉络,深入挖掘农科文化的丰厚底蕴,不断丰富与时俱进的农科精神,擦亮“云南农科院”百年老店的金字招牌,使历史文化与农科文化相辉映,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和铸就“追求卓越、创新创造、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不断增强全院发展的文化自信,为我院各项事业健康快速发展提供有力文化支撑与文化引领。全院历史文化挖掘领导小组办公室专家组、工作组通过实地调研、访谈、征集等,将陆续刊载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访谈录、老照片(老图片)、征文等,以资记录。

找 茶 记

――云南茶树资源考察与研究的回忆


.王平盛/云南省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


1969年,我随着“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浪潮,来到勐海县勐遮曼桂生产队插队落户。两年的知青生活,使我的身心得到锻炼、充实、提高,为以后的工作、生活、学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71年我被分配到勐海县茶试站(今云南省农科院茶叶研究所,简称“省茶科所”)工作并被安排到云南农业大学茶学专业进修深造,回来后一直在省茶科所工作到退休。

三十多年的科研工作,使我从一名普通的技术员成长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茶叶专家。这一切都离不开领导的关心、同事的帮助及前辈的指导。至今,我还深深的牢记着与他们一齐共事的岁月,点点滴滴,历历在目,不能忘怀。

20世纪70年代的中国茶叶科技事业,与其他各行各业一样,经历着从“文化大革命”影响中复苏,百废待兴的特殊时期。当时的茶叶界,对茶树原产地争论十分激烈,自1838年以来已经历一百多年的唇枪舌战,虽然国内外多数专家、学者公认是在中国,但具体定位是在中国的西南,还是西南地区的云南?仍众说纷纭。

进行茶树资源考察是我们多年来的心愿,但因“文革”的影响,一再延误时机,直到1978年全国科技大会召开以后,才迎来了科学的春天。时任品种室主任的王海思同志带领我们致力于茶树品种资源的研究。1979年初,我们达成共识:资源考察不能再等了,时间宝贵,我们必须争分夺秒,边开展工作边申请项目。我们上昆明进北京,四处奔走争取项目,在项目未落实之前,边开展小规模的考察工作。

野外考察,是一项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工作,跋山涉水、穿林过箐,风餐露宿、蚊虫叮咬、忍饥受冻是家常便饭。

1979年9月,我与王海思、许卫国、马光亮及韩素芳到勐海县巴达乡贺松大黑山原始森林考察野生茶树。到了贺松寨,由于没有住的地方,只能到贺松小学借住。当时学校只有两名年轻的女教师,对我们很热情,但也没有多余的宿舍,只好让我们晚上将学生的课桌拼起来作床铺,早上起来将铺盖卷起,留到教师宿舍,而一名女同事只能与女教师拼个床一起住。

为了上山考察的方便,我们请了一位名叫左梭的当地中年猎手作向导。每天吃好早饭,背上考察工具,带上干粮就出发。一出寨子,顺着很陡的山坡往上爬,又是羊肠小道,坑坑洼洼,稍不注意就会跌跟头,才走了一会,大家就气喘吁吁。这样走走停停,休息了几次才爬到坡顶。山上树木苍天,抬头看不到蓝天。又顺着平路走了一段,大家刚松了一口气,突然前面没有路了。这时只见向导拔出身上的挂刀在前面开路,一边走,一边用刀砍出一条路来,我们才能继续前行,这让我想起鲁迅先生的名言:“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就这样,我们在密林中苦苦搜寻了7天,终于发现了成片的野生大茶树,其中基部围粗在1米以上的大茶树就有几十株。消息报道后,引起了茶学界的空前重视,无数中外专家、学者及茶人纷纷来到勐海,以一睹野生大茶树的风采为快。随后,我们撰写论文,提出了从生存环境等方面综合研究茶树起源演化问题的观点,为推动茶树原产地研究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考察期间,我觉得有一件事很值得一提。一天下午我们考察归来,正在吃晚饭,一位当地村民突然跑来说:村子前面4、5公里有一辆解放军同志的小车翻下沟里,有人受伤,请我们赶快去救人。我们听后二话没说就放下手中的碗筷,立即开车前去救人。到了出事地点,伤员已被一辆拖拉机拉走了,我们急追了上去,追到拖拉机以后,我们将伤员抬到车上,不顾天黑与道路不平,急速驶向巴达部队驻地,将伤员送到卫生队,经抢救后脱离生命危险。事后,医生说,晚到几分钟伤员的生命就危险了。听了医生的话,我们都松了一口气。当晚,我们的车子又送部队领导到出事地点,这样来回跑了几趟,当我们回到寨子,已经是下半夜了。那天,白天考察及晚上的奔波,我们身体很劳累,但心中却充满了愉快,因为我们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抢救了解放军同志的生命,增强了军民团结,再苦再累也值!后来,解放军部队领导还专门写了感谢信送到我们单位,我们也因此得到单位上的表扬。

经过艰苦努力,云南茶树资源考察征集项目终于在1981年正式列为国家农业部重点科技项目,由云南省农业厅、省外贸厅、省农科院共同负责,省茶科所、中国茶科所及相关地州县农业部门共同组成考察组对全省茶树资源进行考察征集。

1982年,正是中越边境军事对峙紧张时期,我们在屏边、金平等县考察时,由县上派武装民兵护送,以应对随时遭越军特工袭击的可能。我们冒着生命危险,在中越边境的崇山峻岭中采集了10多个茶树资源材料,经后来鉴定,在屏边等五个边境县发现了6个新种和1个变种。

1984年,我和王海思、许卫国、矣兵、马光亮及中国农科院茶叶研究所的陈炳环老师、虞富莲老师以及林树琪等人一起到怒江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乡进行茶树种质资源考察。独龙江乡是独龙族的主要聚集地,位于滇西北独龙江大峡谷地区,这里山高陡坡崖峭。乡政府驻地距离县城虽只有96公里,但不通公路,只有陡峭的羊肠小道,异常狭窄与危险,出行不便,物资全靠人背马驮。特别是到了冬季,大雪封山,每年约有半年时间与外界断绝来往。因此,独龙族群众的生活必需品必须在大雪封山以前依靠马帮将物资驮运到独龙江乡,否则到了冬季,独龙族群众的生产生活将受到很大的影响。

我们到了贡山县以后,首先到县政府作了汇报,取得县政府的支持,县上领导向我们介绍了独龙江沿途的种种困难,并指示县交通局帮助我们联系了马帮,租借了行李铺盖,筹备了粮食,并到部队购买了压缩饼干。一切准备就绪,当天中午我们就高高兴兴的随着马帮队伍出发了。出发时,天气晴朗,风和日丽,大家都认为是一个好的兆头。行到下午5点左右,马帮队伍就停下休息,大家跟着赶马人一起砍树枝搭窝棚,生火做饭。饭后,大家就早早躺下休息,透过草棚,看着满天的星星一闪一闪的,野营的滋味感觉新奇,一会儿大家渐渐进入了梦乡。不料,一阵阵滴落在脸上的雨水将我们从睡梦中惊醒,下雨了!大家惊叫起来,上半夜还是繁星满天,下半夜突然就下起了瓢泼大雨。雨水透过窝棚上的枝叶将我们的衣服、被子全淋湿了,根本不能再睡,没办法大家只好起床,相互挤在一起,挨到天亮。没想到,这雨一下就不停,我们只好冒雨前行。我与许卫国打前站,一路上无一户人家,到了中午时分,我俩只好找一处可以避雨的地方烧火烧水,以便大家到来后可以烤烤火,喝点热水。中餐大家只能吃点压缩饼干,稍休息片刻便冒雨赶路。前行的道路可真是羊肠小道,对面来个人都必须两人侧身才能通过,而马帮相遇,早早听到马铃声,一方必须先找到较为宽一点的地方,让另一方的马帮走过后才能前行。如一不小心发生冲撞,必定会掉落悬崖,无生还的可能。就这样,我们一路风餐露宿,摸爬滚打冒雨行走了三天终于才到了独龙江乡政府驻地孔当村。这一路的艰辛是我们从来未遇到过的,令我终生难忘。这样真实的困难和危险故事在我们资源考察过程中时有发生,不胜枚举,但我们凭着一颗革命工作的热情心,以苦作乐,与艰苦抗争,终于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从1980年至1984年的5年间,我们考察组沿着怒江、澜沧江、元江、金沙江的流向,走遍了高黎贡山、无量山,哀牢山、乌蒙山,行程51900公里,考察了云南省15个地州61个县(市),181个乡镇486个点,征集茶树资源材料410份,种子355份,采制腊叶标本4000多个。考察结果令人振奋!我们通过考察发现茶树植物17个新种、1个新变种,发掘了26个地方群体品种、110个优良单株。我们用铁的事实做出了响亮的回答:“世界茶树原产地,在中国云南!”。为此,云南茶树资源考察征集获得1987年农牧渔业部科技进步二等奖。

(2010年考察布朗山古茶树)

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带领一批年经的科技人员继续开展或参与茶树资源补充征集及古茶树资源调查工作,足迹遍及西双版纳、普洱、临沧、保山、德宏、大理、红河、文山等等茶区,摸清了云南茶树资源的家底,发现了一批品质优异的珍稀资源。至此,全世界发现的茶组植物有47个种,中国占39个,其中云南占33个,在33个茶种中,有25个为云南独有。

茶树资源考察不仅仅是摸清家底,同样重要的是收集保存、深入研究利用。1983年,在省科委的支持下,我们与考察工作同步,在省茶科所内建立了占地30亩、全国最大的国家级茶树种质资源圃,保存野生型、栽培型茶树及山茶科近缘植物活体材料607份,并加强管理,使之生长旺盛、妥善保存,也挽救了一批濒临灭绝的茶树资源。1990年经国家农业部验收后正式挂牌“国家种质勐海茶树分圃”,2012年升级为“国家大叶种茶树资源圃(勐海)”。至2016年,资源圃已保存各种珍稀茶树资源材料2000余份。

由于在资源考察过程中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取得了大量珍贵的一手资料,使我在后来多年从事资源研究的过程中受益匪浅。从“六五”至“十五”的二十多年里,我先后主持、参加的课题有“茶树种质资源农艺性状、加工品质、抗寒、抗病虫、化学成分鉴定”(农牧渔业部项目)、“云南茶种质资源收集保存和鉴定评价研究”(国家八五攻关课题)、“茶树优良种质资源评价与利用研究”(国家九五攻关项目子专题)、“茶树种质资源收集、整理和保存”(科技部科技基础性工作专项资金项目)、“云南大叶茶优异资源机能性物质研究”(省基金课题)等十多个,带领科技人员对部分资源材料进行了农艺、加工、化学、细胞学、酶学、抗性学等多学科的综合研究,筛选出一批综合性状优异的资源材料,发掘和提高云南茶树资源的利用价值,为科研、生产提供了丰富的优质材料,促进资源优势向经济优势的转化。这些优质资源材料在生产上推广应用,取得了较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为此,我先后获得国家级、省部级科技进步奖7项,其中“茶树优质资源的系统鉴定与综合评价”1993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云南茶树优质良种选育、有机茶生产及名优茶创新研究”2008年获云南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另外,茶树种质资源“86-9-12”和“86-12-7”2001年被农业部评为农作物优异种质二级。

回想自己三十多年来亲身经历的茶树资源考察与研究工作,虽然有无数的艰难困苦,但也有许多收获与成功的喜悦。现在,我虽然退休了,但为了云南茶叶科技事业的进步,为了云南茶叶产业的发展,我愿意奉献余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供稿:王平盛)



上一篇: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五十一—陈宗麒:“夹皮...
下一篇: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四十八王平盛:不达目的...
x
农业走出去公共信息
服务平台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