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网站!
最新信息:
本院概况
院简介
院歌、院训、院旗
院领导简介
组织机构
院属科研机构
粮食作物研究所 园艺作物研究所 农业经济与信息研究所 经济作物研究所 生物技术与种质资源研究所 花卉研究所 农业环境资源研究所 质量标准与检测技术研究所 农产品加工研究所 国际农业研究所 茶叶研究所 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 高山经济植物研究所 热区生态农业研究所 蚕桑蜂蜜研究所 甘蔗研究所 药用植物研究所 云南热带作物信息服务平台
院属职能处室
院 办 公 室 组织人事处 群 工 处 国际合作处 计划财务处 监察审计室 离退休管理处 行政后勤处 科研管理处 教育培训处 成果转化管理处 保卫处 条件平台处
科研楼|办公楼设置
我院地图
出版物
西南农业学报 云南农业科技 云南农科
院宣传展示视频
网上展厅
政策规章制度
财经制度 人事管理制度 国际合作 科研管理 产业开发 教育培训 党群工作 条件平台
办事指南
资源下载
历史专栏

您的位置是:首页 本院概况历史专栏 历史专栏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五十 —高俊燕:柠檬的故事
发布:qgc   发布时间:2018-05-03   浏览次数:2637    [] [] []

    编者按: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开展了全院农科历史文化挖掘工作,通过深入挖掘建院以来我们不同历史时期的重要机构设置、重大科技成果创新、重大历史贡献、重要科技人物及历史建筑、历史古籍等,认真整理梳理我院农科文明的传承脉络,深入挖掘农科文化的丰厚底蕴,不断丰富与时俱进的农科精神,擦亮“云南农科院”百年老店的金字招牌,使历史文化与农科文化相辉映,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和铸就“追求卓越、创新创造、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不断增强全院发展的文化自信,为我院各项事业健康快速发展提供有力文化支撑与文化引领。全院历史文化挖掘领导小组办公室专家组、工作组通过实地调研、访谈、征集等,将陆续刊载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访谈录、老照片(老图片)、征文等,以资记录。

本文根据云南农科院热经所所干部高俊燕同志访谈录音整理,仅代表讲述者个人观点,未经本人审阅。(文中Q表示“问”,A表示“答”。)


从陇川到瑞丽

Q:您是如何机缘巧合来到这里(瑞丽)的,在了几年?

A:我是1991年西南农大毕业后分配到这边,因为家是陇川的,直接回了德宏,在德宏州农业局上班,后来因为家庭原因,96年来到这里的,在了22年,当时这里还是叫稻作站,但那时候做水稻已经开始走下坡路,来的时候还做了一两年水稻,然后我们站合并到甘蔗站,归甘蔗所统管。

以前稻作站正季种水稻,,因为土地不能连作,冬季就种西瓜就搞西瓜,土地就能连作,解决了这个问题,当时也是有农开办的项目支持,所以做了这个,那个时候发展很别扭,种水稻的时候基本上都有是上班的,冬季基本上很多人就出去种西瓜,像杨世平他们老一代那些在瑞丽种西瓜是相当有名的,瑞丽整个坝区到处都去种。那个时候根本不像个科研单位。

那时候我自己还出去办公司做了五六年,相当于是停薪留职,工资是没有拿着,单位上是一年有6、7千的项目经费,我记得当时唐院长来的时候都没来柠檬站,小岳(岳建强)带着他去看我和上海合作弄的种鸡场。

那个时候整个稻作站都是属于为生存而努力的阶段,又没有相应的项目支撑,整个站都是几千块钱,也没有什么项目,还是比较艰难,那时候的话大概就是十多二十个人,发工资的时候是冬季相对要少一点,种水稻做项目的有一些,反正就是经费非常的少。


从水稻西瓜养鸡到柠檬

Q:怎么会从种水稻、种西瓜转到种柠檬上?

A:瑞丽是在98年就发展种植柠檬,那个时候是满山遍野都是柠檬,但是产量低,产量一亩到三五百公斤,优质果20%都达不到,农民的话,因为果子也丑,种出来也没有卖的地方,就挑到政府门口,企业门口,企业的话,果实品质差,市场也做不了,形成政府,企业,农民都三难的一个很困难的阶段。应该是到了2004年,省政府就这里(瑞丽)开了一个柠檬发展的会议,省里面就叫农科院来做这块工作,当时所长说是搞不成,到处都不得吃,那个时候我们也不看好柠檬,觉得满山遍野都没有人卖得出去。当时人家讲,原来种甘蔗打麻将还可以打50块钱的,红本本(小存折)天天都你有我也有,种柠檬基本上是连麻将也打不起,存折也没有,那个时候是非常难的。

也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叫农科院开展(柠檬产业支撑)起来做,当时也没有钱,好像院里给了4万块钱启动费,说去考察下看看产业的问题,所长想着说是去看看,写个调研报告,说是搞不成就结束了,结果一去看,就觉得这个东西在这个区域确实有它的特殊性,确实可以发展。

找院士、专家的故事

Q:是在什么时候跟邓院士(邓秀新院士)“搭上线”的?

A:就是07年的时候吧,因为做柠檬的话他原来还来过这边,还带着一些品种过来,原来发展柠檬的时候,他跟丁德田(当时的一个副市长)交流的比较多一些,我们那时候是05年的时候有个省攻关的项目,07年的时候他突然打电话给我们,叫手机上报给他名字什么的,说要成立产业技术体系让我们参与,很简单的发了个短信,然后就进了实验站。

开始起步做柠檬的时候,那个时候人少,大概有8个,现在,连上外聘的将近有60多个,发展壮大了。因为当时都没有做过专业的,那个时候就是岳建强和我两个是本科生,别的大多是中专生,周东果是属于专科生,学历结构就是这样了,05年做省攻关(项目)的时候,项目申请书这些我们都不会写,全国做柠檬的一个叫马嘉祺的老专家,去他那里(外省),后来是小岳(岳建强)叫他的一个同学买了个传真机放在老专家那里,有什么问题他写写又传过来,当时就是这样干的;院里面整合了像陈伟、董建红这些,那个时候柠檬学科里面病虫害学科就是谌爱东、曾丽带着起步的,董建红主要是做柑橘的危险性病害,陈伟是园艺这块,原来他也做柑橘这块,那个时候黄院长“五一、中秋”就带着院里面来看整个产业,那个时候也形成一个跟农大很强的竞争。

邓秀新院士到基地检查指导工作

跟邓院士是小岳也去华中找过他几次,但是就说是因为产业做的不好,专业也做的不好,就是这种一个大概的交往。然后07年的时候,他可能是布局他整个柑橘体系,云南有区位特色,气候条件确实非常有特色,就叫他拿手机发他的名字,简单的学历什么的给他,他就这样当上了站长,上了站长以后进入体系应该是整个学科就进入很好的轨道了。因为柠檬属于柑橘类,当时我们每个人都要盯住自己学科最厉害的专家,因为当时云南做果树,做柑橘这块也是在全国没有什么特色,所以说进入体系后平台更好,人才、专业等等都是由那个时候开始慢慢发展起来的。像引进人才,院里支持最大,基本上每年指标都有,院上这些都是非常倾斜的,包括后来博士、硕士,06年进了第一个硕士研究生,后面接着是李进学,年轻人员这些就慢慢成长起来,整个团队就进入状态,有点像研究单位了。


所有的研究都是以生产需求为着力点

Q:柠檬团队发展到今天,您觉得最有感悟的是什么?

A:我们现在工作的性质是研究学科建设,整个团队最大的特色是所有的研究都是以生产需求为着力点,包括我们现在做的两个国家基金项目,我做的一个是柑橘资源,另外一个是小岳他的秋花果项目,德宏的柠檬亮点是秋天能开花,柠檬它本身可以一年多次开花,但都没有像德宏这样大批量开花的,它秋天开花,第二年三到五月鲜果上市就能填补市场的空缺,市场价值很大;还有李进学做的柠檬专用肥项目,它解决了营养这块,包括做配方委托企业生产推向社会。整个团队和全省37家企业合作,合作都是专人负责一块的。整个学科团队是由不同领域组成的。

我觉得其实是个人的机会还是要通过团队的平台来实现,就像以前我们做水稻,无论你再优秀,像你育种,留不了你的种,你要去做推广还要委托,还要出钱给人家。像做柑橘这块,它的目标,体系建设起点非常的高,做种苗不是说一般的人能够来做的,整个学科领域里前人做的很少,就给我们一个做科研的领地,然后市场的转化平台很好,技术难,十个里面做成三个就很不错了,现在都是,现在即使发展地方很多,但是很多人达到市场饱和量的时候,我们都说是其实还远远不足,一个是作为我们研究人员有研究的方向,有市场需求的拉动来做这块研究工作,有转化促进的工作。

也不能说是做柠檬门槛很高,技术慢慢的成熟,关键是它的节令性非常强,一年365天,比如说开花时候我必须该打药了,不能说是我这几天忙着,或者是逛亲戚不打药,过了以后可能全年就影响了,从农民接受技术,像我们就是做品种,可能慢慢的品种引领以后,能够支撑起来,营养这块做研究比较难,推给农民,只要他接受,还是比较简单的,然后植保就是根据它的需求来做,可以做到优质果95%以上。

对“跟着小岳种柠檬整得着吃”的理解

Q: 瑞丽当地农民或者寨子里有句话:“跟着小岳种柠檬整得着吃”,这话由来是什么?原话是怎么说的?后面有什么小故事?

A:这个主要就还是靠整个团队,就像你说的,天上飞也好,山上跑也好,其实就是一个团队成长以后,需要方方面面的,你在这个团队里不可能什么都懂,是细化到,你的强项是项目的争取等等这些,他的定位就比如说是资源的一些引进,细化掉以后叫他做一个植保方面的这些就不是他的强项,但是作为团队来讲人员是构架起来的,也能够支撑得起来。要发挥整个团队的活力,这句话既代表岳建强本身,也代表了整个团队,不是说跟着他一个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搞定,他只是一个柠檬团队的形象代言人。因为身后有这么一个团队,各个学科的支撑,对整个产业的支撑,包括是对农民的种植的技术指导,才能够成为体系,通过从植保栽培,品种引进一直到选育,包括适应性这些整个综合措施,产量、品质,包括收入、市场整体提高,“才得吃”。

Q:从稻作站发展到今天,您所理解的农科精神或者农科氛围是什么?

A:我觉得整个团队每个人的发展空间都很大,我们整个团队大概直接服务有7个公司,这些人里面就像我们一个硕士生说的,在你们团队不要看着“闷处处”(不作声)的,但只要一个星期不在就觉得掉队一大截,因为他的认可度不止是单位上对你的一些学识的认可,还有社会认可,像我们说的社会就是种植户、企业对你认可,这些企业对你是直接烧钱的,你不能解决工作问题,我们是无条件退回来,你给他节约资金,增加了产量或者造成了损失,你都要去面对这些风险,这些考验。我们去年有个植保专家,他现在就是做生产上的一些创新点,优质果的推产,周围的农民都来找他,今年的话农民也都赚了钱,以前农民一般来都是我们请农民吃饭,现在都是农民请我们吃饭,随便问那一个你赚了些什么钱,人家都是:高老师,也赚了不多,也才十多万。在柠檬这个产业,农民确实效益好。

年轻人还是要踏踏实实沉下心来多做事

Q:最后一点,想请您给年轻人提点建议或者意见。

A:我觉得像我们年轻人这块,像我们单位的,像我们这一代人,已经算走过来起步阶段,现在年轻人应该是走在更高的一个平台,已经比我们走在前面了,像我们单位的一位年轻人,他出去外面,解决技术问题,企业也是非常认可的,我觉得就是一个单位有了平台良好之后,年轻人的发展是非常快的,不能无端的说要求年轻人怎么发展,太空洞了,像我们单位确实是,你不小心就落后了,同学科的人摆在那里,你愿不愿干事,虽然每个单位都有不干事的人,但是想干事的人发展确实很快。年轻人应该借助现有的良好条件,踏踏实实沉下心来多做事。

(整理编辑:李复兴、邓君浪,审核:刘振环)

上一篇: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五十二—杨弘倩:散文诗...
下一篇: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五十一—陈宗麒:“夹皮...
x
农业走出去公共信息
服务平台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