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网站!
最新信息:
本院概况
院简介
院歌、院训、院旗
院领导简介
组织机构
院属科研机构
粮食作物研究所 园艺作物研究所 农业经济与信息研究所 经济作物研究所 生物技术与种质资源研究所 花卉研究所 农业环境资源研究所 质量标准与检测技术研究所 农产品加工研究所 国际农业研究所 茶叶研究所 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 高山经济植物研究所 热区生态农业研究所 蚕桑蜂蜜研究所 甘蔗研究所 药用植物研究所 云南热带作物信息服务平台
院属职能处室
院 办 公 室 组织人事处 群 工 处 国际合作处 计划财务处 监察审计室 离退休管理处 行政后勤处 科研管理处 教育培训处 成果转化管理处 保卫处 条件平台处
科研楼|办公楼设置
我院地图
出版物
西南农业学报 云南农业科技 云南农科
院宣传展示视频
网上展厅
政策规章制度
财经制度 人事管理制度 国际合作 科研管理 产业开发 教育培训 党群工作 条件平台
办事指南
资源下载
历史专栏

您的位置是:首页 本院概况历史专栏 历史专栏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五十七 —赵林:西南联大和龙泉古镇与省农科院
发布:qgc   发布时间:2018-06-22   浏览次数:1607    [] [] []

         编者按: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开展了全院农科历史文化挖掘工作,通过深入挖掘建院以来我们不同历史时期的重要机构设置、重大科技成果创新、重大历史贡献、重要科技人物及历史建筑、历史古籍等,认真整理梳理我院农科文明的传承脉络,深入挖掘农科文化的丰厚底蕴,不断丰富与时俱进的农科精神,擦亮“云南农科院”百年老店的金字招牌,使历史文化与农科文化相辉映,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和铸就“追求卓越、创新创造、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不断增强全院发展的文化自信,为我院各项事业健康快速发展提供有力文化支撑与文化引领。全院历史文化挖掘领导小组办公室专家组、工作组通过实地调研、访谈、征集等,将陆续刊载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访谈录、老照片(老图片)、征文等,以资记录。

本文根据云南省农科院退休干部赵林同志访谈录音整理,仅代表讲述者个人观点(文中Q表示“问”,A表示“答”。)

(讲述者赵林老师)

八角楼和龙泉古镇与省农科院

Q:赵老师,你能不能给我们讲讲龙泉古镇和农科院的关系,有没有什么历史渊源。

A:如果要说渊源,应该是瓦窑村这片,八角楼、还有果园那片,现在都盖满房子了。在八角楼后面,原来是果园地,里面种满了李子、苹果、梨,还种了一部分茶花。当时(民国时期)实际是刘经理,孙行长、还有一个,大概三个人在那里自建了青砖房,以八角楼名气最大。大约在土改前,他们离开回城,不在那里住了。房子、庭院及果园是自己自动交给国家还是被动交给国家就不清楚了。在土改的时候,这个刘佑堂(刘经理)据说是划成地主,但他本身不应该属于地主,应该属于民族资本家,他是做实业的,走后庭院和房屋,就属于国家财产。当时是划给植物所管理,八角楼里面的很多茶花都移栽到植物园。但是,由于八角楼后面有很多果树,经常有小孩进去里面摘果子,很不安全,植物所管理不过来。70年代委托兰龙潭通信团一个班的人过来代管着,好像杨大银入伍后都过来过。后来,又划转我院(云南省农科院)管理。当时我们院,那个时候还是叫省农科所,建所选址的时候曾经是选在植物所附近的蓝龙潭,就是现在水利学校一带,选了几次,最终确定在龙泉公社的桃园村。

(照片由赵林老师提供)

那个时候,八角楼和果园还没划给省农科所,还属于植物所,不过肯定会利用这些房子,来给筹备组办公,因为其他地方也没有房子,在筹建期间,职工宿舍,办公楼什么都没盖好,很多人就分布在周边农村租房子,当时老农科所的职工有很多都租住在瓦窑村老百姓家,桃园村也住着一部分。八角楼过来有一条路,路上边也属于省农科所,当时盖了两三栋老红砖楼,农场的工人陆续就搬进去,后来又在以前老食堂上面又盖起了几栋楼,科技人员就陆续从老百姓家搬出,搬进那几栋楼。

Q:赵老师,我听你说的农场是怎么回事?

A:农场实际上就是我们院原先有一个试验农场,试验农场原来搞的内容比较多,它除了管理试验田外,另外养奶牛,养奶牛吃新鲜牛奶,我们老农科所是昆明北郊地区第一家养起奶牛的。另外还包括养猪、养马,原来有几张马车(主要运输工具),拖拉机都归试验农场管。当时我院试验农场办的很好,因为从大普吉试验站(云南农业试验站)跟四川(西南农科所)过来的那批老科技人员,包括吴自强、程先生(程侃声)、李月成、周天德等一批的老科技人员,干工作确实认真;特别是那批老工人,当时工资很低,才29元一个月,但是干工作相当扎实,你看养奶牛的、养猪的,做的相当好。特别是我们的食堂,食堂里面做出来的大馒头,在当时是相当有名气,做得很好,而且只对我们农科院职工开放,不对外卖。还有一个是中秋节前做火腿月饼,做得很好,这个就是对外卖的,厨师都是我们院从大普吉和四川迁来的工人师傅,手艺是相当好的。还有我们过年前的烤鸡,做得和河北德州一线的烤鸡是不分上下的。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养的猪,节日都要杀猪的,杀了之后,除了食堂聚餐外,然后按每个职工能分多少,分好后用报纸包好放在食堂,然后各个单位发号,不分领导和职工,你的号是多少就去拿那个号包好的肉,这个传统一直持续到80年代末期,例如牛奶,院里面的职工要的话去缴费,把瓶子放到那里,专人会帮你装好,到时候去拿就行了。昆明北市区这片少量居民当时能吃到鲜牛奶,应该是从我们老农科所开始的。还有我院的拖拉机,周围的生产队都找我院租用,开始的时候有些生产队还不愿意用,说这么大的一个铁东西,把田都压板了,不久之后,省农科周边的蚕豆田、麦田包括旱地,都是由我院的拖拉机帮助翻耕的。


西南联大、龙泉古镇与八角楼

抗战时期,昆明除了部分市区外,只有八角楼这里已经通了电(大约是1938年),因为有电力供应和远离市区(避开日机轰炸),所以很多抗战名人,西南联大的很多教授、老师,才会选择在这一片建房、自住和租房、居住。这里住的主要是以史语所(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有一个就是以梁思成担任主要负责人的“营造学社”,还有联大附中女生部等。当时史语所是傅斯年做所长,当时傅斯年的自建房就盖在我家土地上,史语所的招待所盖在近邻的赵成顺家土地上(一位抗战名将的遗孀也住这里),1942年搬迁四川李庄按协议商定房屋留给我家和赵成顺(大伯)家。土改的时候,因为种种原因,房子就划出去了。前段时间,有朋友去台湾的时候,在一家博物馆发现了我老父亲的一张照片,大约是在1938年在梁思成和林徽因故居内小花园留影的。当时,梁林故居和傅斯年故居直线距离大约100米左右。1942年傅斯年迁四川后,又有查阜西、游国恩租住于此,直至1945年抗战胜利后。

Q:赵老师,你能不能和为我们讲讲为什么西南联大的教授、抗战名人,为什么会来这里建房居住?

A:这个应该这样说,当时,他们迁过来的人,当时对抗战到底打多久,什么时候能搬回北京,恐怕他们心里也没有底。他们来到这里,一般老百姓的房子,他们也住不习惯,那个时候龙泉镇的房子也不像现在都是砖房,当时大多还是茅草房、旧瓦房,好点的瓦房,没有多少家。就是当时已经用上电的,就像瓦窑村、棕皮营和龙头街一线用上电的本地居民,有原昆明县政府的财政科长(张一农),也是棕皮营村的,用了电的。董作宾("甲骨四堂"之一,中央研究院第一届院士)和李济(早年哈佛大学毕业,清华大学任教)的房子就建在他家土地上,还有梁思成和林徽因建房的那家(李荫村),也是用了电的,当时用了电的也就是七八家。其他还有梁思永等也在该村建房居住,其它村没有他们的自建房,王力(棕皮营)、闻一多(麦地村)等众多抗战名人均为租房住。

(梁思成林徽因故居)

当时就是因为1938年,八角楼的刘经理,孙行长,还有一个叫什么我记不清楚,建了房子后,电才架过来到龙头街、棕皮营和瓦窑村,接着龙头街碾米机才开始使用起来。当时就是八角楼等盖好通电,这个区域才有电使用。当时除了正义路、南屏街等老城以内才有电,整个昆明坝子就只有这边有电,所以这些抗战名人、大学者才来这里租房居住,如王力(西南联大中文系教授)、游国恩等。还有自建房住的。抗战名人的自建房基本都在棕皮营村。当时建房签了协议,协议的大概意思是说,土地的主人提供土地给抗战名人建房使用,将来搬走后,房屋的所有权归土地主人。这部分名人有傅斯年、梁思成和徽因、董作宾、李济、梁思永等。据不完全统计,当时住在龙泉镇的,后来评为院士的约有36人,没评院士但是很有名的像傅斯年等人是到台湾或国外。前前后后,大概50多人,主要集中在棕皮营、龙头街、瓦窑村、还有司家营、麦地村(主要是闻一多),另外如岗头村、浪口村、蒜村都有,人要少点。如果连上弥陀寺,就不止五十多人、户了。

Q:那么当时离城那么远,他们怎么进城去上课的?

A:当时圆通山到黑龙潭有一条公路,金殿到穿心鼓楼也有一条公路,昆明北边就这两条公路,交通算是很方便了。中间现在的北京路,当时是一条便道,马车、单车、人都可以走。从松花坝沿金汁河堤,一路上经过司家营、麦地村、羊肠村、羊肠小村、罗丈村、北仓,然后经金刀营就进城了。所以当时这边交通也便利,离城大体也就九公里左右,还有就是已经部分通电。当时日本飞机轰炸昆明,躲避轰炸的时候,这些地方比较适合的,离城也不太远,飞机又不来这些地方轰炸,所以基本上都来这边住。像史语研究所研究的物资、文物都在这里,好像岗头村那里有个航空研究所。那些教授去上课基本都是搭马车、走路,另外还有黄包车。他们来这里住主要是安全、通路、通电,还有一点就是龙头街是个集市,生活条件也稍方便些。

原先住瓦窑村的几户主要是搞金融的,有一家还是原来昆明造币厂的厂长,那个时候云南生产银元、半开(云南本土货币)。西南联大龙泉这片读过书的也有(如李荫村之子,周总理的随员,通六国语言),但是都已经不在世了。还有一个是联大附中,我有个舅舅和大表哥都在联大附中读的。联大附中女生部就在棕皮营村的“义学”里面。


西南联大精神之传承

西南联大对我们这边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像我的父亲(赵崇义,字宜之),高小毕业,但是毛笔字写的很好。他为什么相当重视子女的教育,就是跟西南联大和原中央研究所那些名人影响相当大,有种启发的关系。像对我一样,1966年高中毕业,遇上文革开始,没读成大学,他就一心要供我读大学的,这是老人的终身遗憾。

西南联大在我们这边影响,除了文化、经济上,还有社会上各个方面的影响都比较大,你看,一下来了那么多穿长衫的、穿西装的、穿皮鞋的、带眼镜的、穿旗袍的,各种各样的人来了一些,共同生活,对龙头街市场的影响,对当地的人对文化的重要性的认识等等,影响深远。而且他们生活的时间还不是一两天,时间还比较长。远的不说,像我们家,七个小孩,上面的两个姐姐当时十四五岁,是高小毕业的,三姐和我是大学毕业的,其它的均是初中、中专毕业的,那个时候的女孩子都不供读书的。整个重视教育的氛围影响比较大,龙泉镇的尊师重教、家庭教育和文化氛围都受到比较大的影响。

(照片由赵林老师提供)

Q:赵老师,能不能和我们说说老三届的事?

A:我是文革前的最后一届高中毕业生,也是恢复高考第一年考起大学的。云南当年好像是六十选一,云南考的人不多。龙泉镇报考人数约2200多人,录取大学的200多人,其它中专录取部分。大学录取的本地户口约2人,其它200多人均昆明地区大专院校的“知青”。当时云南农大还在寻甸天生桥,在那边读了三年,第四年才搬回黑龙潭原云南农学院。入学时我家赵明方、赵明春都已经出生了,我三月一号报道,三月十三日我家赵春梅出生,我报到在学校住了一个星期,又请了半个月的假回来,已经是三个娃娃的父亲了。

老三届实际上是六届,初中和高中各三届。恢复高考后考入大学的占比很小,在工厂、农村的比例很大。目前处于又老、又病、收入又低,生活很是拮据。

Q:当时是什么支撑了你去考大学的?

A:当然第一是我本身66年就可以读大学的。当年中专、技校我没有报(农村户口,技校没资格),中专可以报,但是要读大学就必须读高中。待高中都读完了,文革也开始了。先是中央通知高考延期半年,结果延了十一年半,从1966年6月到1977年12月。我在龙泉中学教高一高二的化学(二年制),教了一段时间,官渡区教育局在云南大学物理系办了个高中物理教师进修班。学校要调我去教高中物理,就叫我去进修班学习(77年9月-12月)。恢复高考的考试时间是12月底,恢复高考时的四个志愿我报了昆明师范学院的三个系,空着一个。我想,像我这个年龄的考生只可能师院录取,别的学校也不会录取。再一个弄不好高考还会是一次安慰赛,允许我们考,但是不录取我们。那就麻烦了,以后我还怎么教育学生高考!后来云大教师进修班专门负责给我们授课的一个唐教授(女),五十余岁,很欣赏我们几个学生,因为我们每次考试基本都是九十多一百分很优秀(尤其欣赏我)。她知道报考的志愿后,主张我最后一个志愿填云大物理系,她负责去调我的档案。后来她也真去调了,但是没调到。因为上了线的档案除去省外重点院校优先录取的外,全部堆着,各个学校抱一堆来,除了填着志愿的外,还有填着同意调配的,也一样录取。当时,农大去招生的一个老师是我高中同学(毛昆明),就看到我档案,我虽然四个志愿没有填农大,但是我有同意调配,就去了农大。当时在农大学的是农学,后来学校毕业分配的时候,原先我是分配去省人事厅的,因为我家就在龙泉镇,小孩也有三个了,我到省农科院工作方便照顾家庭,管理小孩,就去找学校,改分配到省农科院工作至退休。


“双龙大白菜”的故事

Q:想请赵老师,给我们讲讲双龙大白菜的故事。

A:当时省农科院承担《云南省农业综合技术试验示范区项目》,全省性的,由省农科院推广处具体负责的大项目,当时是钱为德担任处长,李月成任副处长。项目的组织技术工作是由我们院负责,主持、协调由省计委、农业厅、经委和省农科院工共同负责。八三年项目要选一个山区点,最先是选择在大板桥镇(李旗大队)。结果,双龙乡的书记和管农业的副乡长在官渡区政府开会,因为和我们院的老领导比较熟,就说,不要选了,就选择在我们双龙乡。之后钱为德、叶惠民、李月成和我去双龙实地查勘,就确定了双龙乡这个山区点。1985年,省科委要上个项目,就是《云南省山区科技开发研究》,要我院选择一个山区点。双龙乡属于城市近郊山区类型,进入《云南省山区科技开发项目》里面,当时是省科委攻关项目。项目一期目标是为双龙乡解决温饱问题,每年有大部分农户不仅经济差,粮食还不够吃。宝台山上以前有个龙泉粮管所,双龙、双哨、小河、小哨四个山区乡都来这里批购返销粮。为此,首先就是要帮双龙乡解决温饱问题。实际操作中,项目组主要是应用包谷新品种,配套规范化种植技术,搞了两年,第三年就没有人需要返销粮了。温饱问题解决了,还有经济问题,就又开始着手二期从发展经济、生态和社会综合开发入手从果树种植、林木种植保护开始,搞了十多年,全乡森林覆盖率到百分之六十二。结合双龙在城市近、气候冷凉、土质优良、水质好,就开展反季蔬菜种植试验、示范研究,八五年我院园艺所周立端老师、江云坤及课题的雷春、肖植文、赵林等同志在双龙乡开展《城市近郊冷凉山区春淡秋淡蔬菜开发研究》课题,试验了三十多个品种,结果选出了七八个适应的蔬菜品种,重点以大白菜种植为主。因为气候冷凉,土质红壤土多,农家肥多,水质好等几方面优越条件,种出来的大白菜品质优良,拿到昆明市区、郊区受到欢迎,同时销到广州、深圳等地,双龙大白菜就出名了。

我们省农科院前前后后进去双龙驻点了好多老专家,像唐士廉、唐嗣爵等,推广玉米杂交种的时候,都进去过,还和我们一起到田间地头推广玉米规范化种植技术。当时在双龙驻点的时候,省农科院规定星期六上午政治学习。一般情况都是星期六回院参加政治学习,如果忙起来的时候星期六、星期天都不出来,吃和住都在双龙乡。



附录:

1. 《忆抗日战争期间昆明大普吉的清华子弟学校》

http://www.weixinnu.com/tag/article/102835005

大普吉:清华在租用大普吉镇附近云南省建设厅农业试验场的一块边角地盖了一些简易房,先后设立农业研究所、无线电技术研究所、金属研究所、清华图书部以及医务室。住在这里的有农业研究所殷宏章(1940年夏秋迁来)、汤佩松、娄成后、王伏雄、裘维蕃、俞大绂、陈桢、戴芳澜各家和其他单身教职员,包括校医全绍志和图书馆马文珍………


2. 《昆明大普吉那个永远消逝了的院落》

http://www.newsmth.net/nForum/#!article/TsinghuaCent/345226

不过,直到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由于这里的“岔路”所通往的地区多属山区、比较贫瘠,路也仅止是人走马踏的小路,人流量不大。辛亥革命后,1912年,云南省在大普吉成立了最早近代的科研机构——省立农事实验场。直到1939年,昆明经大普吉到富民县城的公路通车,交通才显得方便起来………


3.《云南省农业科学院院志》(节录)

在国内著名高校迁入云南组成西南联合大学期间,植物保护学界的戴芳澜、俞大绂、周家炽、朱弘复、周尧、陆近仁、曹诚一等10多位专家教授,在云南开创了大量植物保护领域的研究工作,其内容涉及云南农经作物病虫害发生与防治研究等,并编撰出版了《云南经济植物病害之初步调查报告》、《烤烟病虫害防治》、《中国真菌名录及寄主索引》、《植物病原菌学》、《鳞翅目昆虫检索表》等专著。


云南位于我国西南边陲,农业生产历史悠久。公元前279年楚将庄蹻入滇,中原文化传入云南,云南土著民族的原始农耕文明逐渐融入中华文明圈,形成了以传统农业为主,原始农业与传统农业并存的近代农业。云南农业科研工作,始于1907年(清光绪三十三年),在昆明建立云南农业学堂,设试验农场,分为水田、菜圃、花卉三部。1912年,在昆明成立云南农事试验场,设农艺、林艺、蚕桑、畜牧四部。1918~1941年,陆续建立棉业、茶叶、烤烟、畜牧、蚕桑等试验场和稻麦改进所,1946年,建立云南农林改进所。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在中共云南省委和云南省人民政府的领导下,1950年,新建云南省农业试验站。1958年大区撤销,西南农业科学研究所迁来云南,与云南农业试验站合并,成立云南省农业科学研究所。1976年,撤销云南省农业科学研究所,成立云南省农业科学院,设粮食作物研究所、油料作物研究所、园艺研究所、土壤肥料研究所、植物保护研究所,同时,将原属省农业厅管辖的烤烟研究所、甘蔗研究所、茶叶研究所、蚕桑研究所、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划归云南省农业科学院领导。

云南农业科研工作,始于1907年(清光绪三十三年),在昆明建立云南农业学堂,设试验农场,分为水田、菜圃、花卉三部。1912年,在昆明成立云南农事试验场,设农艺、林艺、蚕桑、畜牧四部。1918~1941年,陆续建立棉业、茶叶、烤烟、畜牧、蚕桑等试验场和稻麦改进所,1946年,建立云南农林改进所。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在中共云南省委和云南省人民政府的领导下,1950年,新建云南省农业试验站。1958年大区撤销,西南农业科学研究所迁来云南,与云南农业试验站合并,成立云南省农业科学研究所。


上一篇: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五十八—坚定文化自信引...
下一篇: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五十六—王俊辉:龙柏印...
x
农业走出去公共信息
服务平台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