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网站!
最新信息:
本院概况
院简介
院歌、院训、院旗
院领导简介
组织机构
院属科研机构
粮食作物研究所 园艺作物研究所 农业经济与信息研究所 经济作物研究所 生物技术与种质资源研究所 花卉研究所 农业环境资源研究所 质量标准与检测技术研究所 农产品加工研究所 国际农业研究所 茶叶研究所 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 高山经济植物研究所 热区生态农业研究所 蚕桑蜂蜜研究所 甘蔗研究所 药用植物研究所 云南热带作物信息服务平台
院属职能处室
院 办 公 室 组织人事处 群 工 处 国际合作处 计划财务处 监察审计室 离退休管理处 行政后勤处 科研管理处 教育培训处 成果转化管理处 保卫处 条件平台处
科研楼|办公楼设置
我院地图
出版物
西南农业学报 云南农业科技 云南农科
院宣传展示视频
网上展厅
政策规章制度
财经制度 人事管理制度 国际合作 科研管理 产业开发 教育培训 党群工作 条件平台
办事指南
资源下载
历史专栏

您的位置是:首页 本院概况 历史专栏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五十九 —植根于“土壤”中的人
发布:qgc   发布时间:2018-07-10   浏览次数:4241    [] [] []

          编者按: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开展了全院农科历史文化挖掘工作,通过深入挖掘建院以来我们不同历史时期的重要机构设置、重大科技成果创新、重大历史贡献、重要科技人物及历史建筑、历史古籍等,认真整理梳理我院农科文明的传承脉络,深入挖掘农科文化的丰厚底蕴,不断丰富与时俱进的农科精神,擦亮“云南农科院”百年老店的金字招牌,使历史文化与农科文化相辉映,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和铸就“追求卓越、创新创造、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不断增强全院发展的文化自信,为我院各项事业健康快速发展提供有力文化支撑与文化引领。全院历史文化挖掘领导小组办公室专家组、工作组通过实地调研、访谈、征集等,将陆续刊载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访谈录、老照片(老图片)、征文等,以资记录。


植根于“土壤”中的人

(晓村)

汉族农业技术员罗家满获得了全国科技大会的奖状!这个消息传到他工作过的云南瑞丽县傣族、景颇族的寨子上,人们兴奋极了.似乎表彰了罗家满也就是表彰了他们自己。

农民,特别是山区和边疆的少数民族的农民,是非常淳朴而求实的。一个陌生的异族人,要想在他们之中扎根,如果不用长时间的行动和血汗,而要取得他们的信任,那是不可能的。瑞丽的少数民族干部、群众,不但信任了罗家满,而且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人。他,确实献出自己的一切……

在五十年代,罗家满从昆明农校毕业后,被作为一个优等生分配到土地肥沃、气候宜人的瑞丽县。他兴奋极了。接到通知,立即登程。报到的当天晚上,就到附近少数民族寨子上去摸情况,第二天索性把铺盖一卷,上山了!他风尘仆仆地一头挑着标本,一头挑着行李卷走遍了全县每一个角落。白天他跟群众一起劳动,晚上八、九点钟回到住处再春米做饭。吃罢晚饭已是午夜时光,他还要把看到和了解到的情况、问题和自己想出的方案记录下来,还要查阅资料研究当地的土壤、气候和作物。他买了许多大盆、小盆、瓶瓶罐罐,搞作物生理、气候生态等等试验……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瑞丽,景颇族下坝收谷要杀牛祭鬼,傣族还在种不施肥的“卫生田”,稻子蔸距一尺多,苞谷不间苗,全县庄稼,稀稀疏疏,高髙矮矮,产量很低。尽管罗家满用自己的汗水使这里的少数民族人民喜欢了他,但他心里明白,要改变这些几百年,乃至上千年传下来的耕作习俗,只有喜欢是不够的,还需要信服和信任,而要取得这些就得拿出最有说服力的实际成果。为了推广早茬小麦,罗加满把种、收和吃全部过程都做给群众看。麦收后,他走几十里路到 县城加工小麦,然后担着炊具到寨子上表演介绍,让他们亲眼看一看,亲口尝一尝。于是人们开始动了。为了保证群众第一次试种的成功,罗加满帮助人们选种、播种、管理, 还弄来农药,挑着两百斤的滴滴涕罐子,背着喷雾器,挨家挨户地帮助他们灭虫……然而,在那浮夸风盛行的年代,这个为求实的人们服务的求实的人,却遭到了挫折。

上级单位下达了指示,让每亩播一千二百斤种子,搞亩产十万斤小麦的“卫星”田。罗家满听了摇着头:“十万?把种子能收回来就是奇迹罗!”这个话被汇报上去,气得某 位领导人在地区小麦创高产现场会上。指着他狠狠地骂了一顿。耿直的人却没有从此“吸取教训”。一次,一个工作组长为创造提前完成丰收任务的“卫星”,逼着干部和社员下坝收割青谷。不割受不了,割又要减产,人们愁着找罗家满商量。罗家满搔着头皮想出了一个主意:哪块熟了割哪块;本队没有帮别队。这个工作组长又到县里告了他一状——“无视党的领导”。

尽管这样,在我们的国家连续遭到三年自然灾害的极度困难情况下,罗加满虔诚地向党献出了一颗鲜红的心,递交了入党申请书。然而,一九六二年,他还是以冠冕堂皇的 “充实基层”为名被“踢”了下去,下放到姐相公社的广双傣族生产队。临行前,跟他有矛盾的人竟给他罗织了一个贪污的罪名。他向上申述,要求调査、核实,可是却没有人理睬这件事。他,背着这口黑锅下去了……

这个与群众有着深厚感情的人,一到了生产队,就像鱼儿回到水里。广双的干部和群众,象迎接出远门孩子回到家里一样地欢迎他。他又信心百倍地迈开了双脚。

广双,是一九五九年荣获国务院颁发的“社会主义建设先进单位”奖状的生产队。这个傣族寨子,群众勤劳肯干,干部虚心豁达。几年苦干中,粮食亩产由二百九十多斤上升到三百六十多斤。在当时来说,这个产量确实够髙了。可是,有心的罗家满在跟大家一起劳动中,很快就发现了更大的潜力。他向队干部提出了四个试验课题:

第一个,就是针对着这里田块小,髙低不平,耕作不便,抗灾能力低的情况,进行平田改土试验的课题。队里拨了五十亩田进行试验,在平田中坚持熟土不搬家,生土不露面,挑过土的地方重点施肥,尽量做到胶泥沙土掺杂,改良土壤。做到了当年平整改土,当年増产,亩产由三百六十多斤提高到四百七十多斤。人们从这五十亩田的变化,看到了平田改土全面规划的前景,于是挥汗大干。从此,广双每年有近三百亩稻田用拖拉机犁耙,省下大批劳力精耕细作,为大面积稳产髙产打下了基础。

施肥对比试验为第二课题。《贝叶经》 上说,“水洗过的月亮最亮,放过粪的田软米饭不香”。因此,长期以来傣家种的是“卫生田”。队委会给罗家满十亩中等田做对比试验。结果施过肥的谷子平均亩产比没施肥的增产一倍。打下谷子以后,罗家满把两块田的稻米煮了两锅破让大家尝,人们心服口服了。接着,他又做了引种绿肥的试验,他亲自同一位老人昼夜轮流看守,防止被牛马吃踏,六六年广双种的二百亩绿肥田,都得到增产,其中八十五亩稻谷产量提髙五成四。人们也信服了,施肥和种植绿肥得到了推广。

第三个课题,是改革水稻品种试验。因为本地稻种不能适应较髙的肥力,影响产量提高,罗家满从外地引进十多个矮杆良种,进行培育试验,选出和培植了最适合本地条件的良种,逐步推广。当种植面积达到百分之七十以上后,又大搞合理密植,获得了粮食大幅度增产。

耕作制度改革的试验,是第四个课题。他们在一百五十亩稻田上试验了一年三熟:以四十亩种稻、稻、麦,以一百一十亩种稻、稻、肥。结果,前者亩产一吨,后者亩产过双纲。种过绿肥的田,罗家满采取用水直播的方法种植双季早稻,每亩只花十六个劳动日,产量九百多斤,平均每个劳动日产粮六十多斤。

耕作制度和技术的改革,明显地大大地提髙了粮食的产量;而粮食产量大幅度提高,人们收入迅速增加,又大大地促进了人们的生产积极性。在国外寨子上举行“万人大摆”(即赶街、或赶集)的时候,我们的社员就在离大摆几十米的地方大搞生产,没有一个人请假,没有一个人过去赶摆。这并不难理解,傣族人民爱他:他脱下的衣服,常常被人偷去洗净、叠好放回原处;边境上有什么风吹草动,武装民兵就自动在他门前守夜……。他,幸福地生活在少数民族人民的这个温暖的大家庭之中。

正当人们奋勇前进的时候,十年浩劫开始了,广双一下子成了“修正主义的黑样板”。这对罗家满来说,比说他是“富农狗崽子”,更令人气愤。他不顾一切地辩论着。接着,他就被勒令回县接受批斗。

在他走的那天,老队长坚持让儿子赶着牛车把他送到县城。牛车上,装满了家家户户送来的食品。人们抬着红旗,敲锣打鼓把他送出一里多远。罗家满忍不住哭了,人们全都哭了。他回县城以后,脖子被套了个麻布口袋,成为“狗崽子”、“黑权威”,游街、揪斗场场必有,三岁的孩子每次见到他,都撕心裂腹地大哭,他难过极了。他回想着自己这个只拿四十五元五的“黑权威”,的的确确没有干过一件对不起党的事情,心里很坦然。广双的人民惦念着他,队里分东西,都要给他留一份,每隔几天队里都要派专人带着鸡蛋和各种食品进城去看望他的家,托他爱人捎几句安慰的话。这些使罗家满感到了无限的温暖,感到仍然生活在群众之中一 样,从而使他有信心,有力量。

罗家满从扫街被改成了群专劳改,被送到山上的景颇族寨子。谁曾想,由于景颇族群众对他早已闻名,不仅不管制他、轻视他,反而待如上宾。不得了呀!那些人赶快又把他换到另一个寨子。然而,那些人走后仍是上宾。生产队立刻把他们遇到的生产上的难题交给他:有一大片土地,虽年年施化肥,可就是不好好长庄稼。罗家满到地里一检查,酸性土壤又缺少磷肥,他就带着人往地里撒石灰,结果当年就得到了好收成。从此,人们就把这块地叫作“小罗田”。

小罗田,小罗田!小罗确实是牢牢地生长在这少数民族群众的田地之中。他经过几次地颠波,心里非常明白:如果没有群众这肥田沃土,也就没有他罗家满。

由于傣族群众的恳切要求,一九七一年罗家满又回到了广双生产队。他又在生产队的领导下,和群众一起搞新的科学试验了。

他大力使用农家肥,减少使用化肥,不仅增加了土壤的有机质,而且大大降低了成本,使每亩地成本费降到一分四厘七。

他尽量少用农药,利用益鸟灭虫。今年麦田起了蟑虫,到处都在打农药,而他却迟迟不动,待到蟑虫吃了许多麦叶时,他立即灌水,迫使蟑虫爬麦稍,益鸟飞来,全部吃光。

他现在正在盘算着,如何充分利用瑞丽地区具有的亚热带的条件,使农作物与经 济作物合理部局的问题。一亩胡椒的收入是八、九千元)一吨大豆出口换四吨小麦,那沙仁、咖啡、橡胶、油粽以及各种药材,可就……。

现在,罗家满已是姐相公社的党委副书记了,仅他所在的广双,每年每人平均产粮已是三千七百六十五斤,每个劳动日收入二元四角五分,每年向国家提供商品粮五百七十 一万斤。这个公社每年贡献给国家粮食,占全县总数的一半!难怪县领导犹豫是否把他调回县里,公社的书记又甘愿“让贤”也不肯放他走呢!而他自己,仍旧热衷于大搞科学试验……。

(原文刊登于《中国民族》1980年05期)


上一篇: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六十—云南省最早的蚕丝...
下一篇: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五十八—坚定文化自信引...
x
农业走出去公共信息
服务平台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