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网站!
最新信息:
本院概况
院简介
院歌、院训、院旗
院领导简介
组织机构
院属科研机构
粮食作物研究所 园艺作物研究所 农业经济与信息研究所 经济作物研究所 生物技术与种质资源研究所 花卉研究所 农业环境资源研究所 质量标准与检测技术研究所 农产品加工研究所 国际农业研究所 茶叶研究所 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 高山经济植物研究所 热区生态农业研究所 蚕桑蜂蜜研究所 甘蔗研究所 药用植物研究所 云南热带作物信息服务平台
院属职能处室
院 办 公 室 组织人事处 群 工 处 国际合作处 计划财务处 监察审计室 离退休管理处 行政后勤处 科研管理处 教育培训处 成果转化管理处 保卫处 条件平台处
科研楼|办公楼设置
我院地图
出版物
西南农业学报 云南农业科技 云南农科
院宣传展示视频
网上展厅
政策规章制度
财经制度 人事管理制度 国际合作 科研管理 产业开发 教育培训 党群工作 条件平台
办事指南
资源下载
历史专栏

您的位置是:首页 本院概况历史专栏 历史专栏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六十九 —程侃声:毕生追溯云南稻
发布:qgc   发布时间:2018-09-14   浏览次数:3940    [] [] []

   编者按: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开展了全院农科历史文化挖掘工作,通过深入挖掘建院以来我们不同历史时期的重要机构设置、重大科技成果创新、重大历史贡献、重要科技人物及历史建筑、历史古籍等,认真整理梳理我院农科文明的传承脉络,深入挖掘农科文化的丰厚底蕴,不断丰富与时俱进的农科精神,擦亮“云南农科院”百年老店的金字招牌,使历史文化与农科文化相辉映,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和铸就“追求卓越、创新创造、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不断增强全院发展的文化自信,为我院各项事业健康快速发展提供有力文化支撑与文化引领。全院历史文化挖掘领导小组办公室专家组、工作组通过实地调研、访谈、征集等,将陆续刊载全院历史文化挖掘工作访谈录、老照片(老图片)、征文等,以资记录。

*毕生追溯云南稻

——水稻专家程侃声传略

       程侃声,字鹤西,1908年3月生于湖北安陆市曹家冲,1999年1月病逝,享年91岁。10岁前在家读私塾,10岁后随父到北京就读于北京高等师范学堂附小和附中,中学毕业后考入北平大学农学院。1931年大学毕业留校任助教,开始了教学与科研生涯。1950年,程侃声从木棉转行搞水稻,并来到云南,任云南省农业试验站站长,开始了水稻科学研究工作。此后40多年,他扎根于云南,育出了应用于云南各生态地区的水稻品种,并在光温反应型及其亚洲稻的分类上,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见解和学术思想体系。1978年他主持的云南稻种资源研究获全国科学大会奖;1981年他和中国农业科学院共同主持的云南稻种资源考察获农业部科技成果一等奖;1985年“云南省稻种资源的综合研究与利用”项目获云南省科技成果一等奖;1987年被授予云南省有  突出贡献的优秀专业技术人才的光荣称号。

文学天才结缘云南水稻

程侃声自小在家读私塾,10岁后才随父到北京就读于北京高等师范学堂附小、附中。在五四新文学运动时期,经常在《晨报诗刊》、《小说月报》、《华北日报》、《新中华日报》上发表诗文和译稿,得到叶圣陶先生的赏识与鼓励。1935年,他早年的作品《城上》被朱自清收录于《新文学大系》的诗集。中学毕业,高考成绩于全校第一名,因没学费,正准备和父亲一起回乡务农时,恰好收到他翻译的《镜中世界》一书的稿费,于是进了北平大学农学院,戏剧性地踏上了学农的道路。

1931年大学毕业,程侃声留校任助教。为了追踪国外新动向,涉足过棉花、黄麻、芝麻、烟草、花生等作物的研究,作过棉花小区试验、棉花花粉直感和辐射效应探索,也曾在生物统计学上下过一番功夫。他发表过不少有关木棉的文章,并为降低生产成本、提高单产提出了一些建议;他还与同行最先将花生引到云南,又从木棉转行研究水稻。1950年,程侃声来到云南,担任云南省农业试验站站长,此后40多年扎根于云南,育出了应用于云南各生态地区的水稻品种,并且在光温反应型及其亚洲稻的分类上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见解和学术思想体系。

1950年程侃声开始了水稻科研生涯。他一到云南,就着手发展云南水稻的生产。这里交通闭塞,文化落后,水稻单产低而不稳,低的只有二三百斤,高的达千斤。为总结群众经验和普及科学知识,他写过不少有关水稻生产的科普文章和小册子。他认为,没有优良的品种取代农家品种,产量就难以突破。于是,他和同志们一起考察、鉴定、提纯,并选育出适合云南各种不同气候特点的山间盆地应用的优良品种,为“李子黄”、“红帽樱”、“174”、“373”、“云粳136”等,推广面积几度超过百万亩,为粮食增产作出了贡献。直到20世纪90年代,有的品种如“云粳136”仍然是滇中北部地区的当家品种。他主持配制的一批杂交组合,先后通过审定投入生产。

水稻作为云南省第一大作物,由于受所处的复杂的地理、气候环境等影响,在稻田分布、品种类型、栽培技术等方面均形成了自己的特色。他不辞辛劳,考察了海拔高度从80米到3000米的广大农区,并把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的高度。在20世纪50年代末,他提出了“立体农业”的概念,找到了云南的特点和优势,并给生产规划、作物布局、农业区划、稻区划分及品种安排提供了依据。从那时起,“立体农业”的名词就不断出现在云南的科技论文、调查报告、政策文件之中,其意义和影响是深远的。他在《适应“立体农业”特点的丰富多彩的云南稻种》一文中,系统地把稻种类型和海拔高度联系起来,明确了云南海拔1750米以下为籼稻区,1750米至1900米为籼梗交错区,1900米以上为梗稻区。弄清了稻种资源在云南的分布特点,其论点曾多次被中外学者引用。

程侃声曾先后被选为第三、五届云南省人大代表、第六届省人大常委;云南省第三届科协副主席;中国农学会常务理事。

1980~1983年云南省农学会副理事长;中国遗传资源研究委员会主任。1978年他主持的云南稻种资源研究获全国科学大会奖;1981年他和中国农业科学院共同主持的云南稻种资源考察获农业部农牧渔业重要科技成果一等奖;1982年水稻新品种“云粳136”获云南省科技成果三等奖;1985年“云南省稻种资源的综合研究与利用”项目通过部级鉴定获云南省科技成果一等奖;1987年被授予云南省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专业技术人才的光荣称号。

提出“三性重组”观点和亚洲栽培稻分类体系

20世纪60年代初,程侃声参加了丁颖主持的中国水稻品种光温生态的研究课题。他利用云南山地小范围内的海拔差异观察温度影响,再用遮光或加光探索日长效应,得到如下结果:①云南稻种光温反应型可分17种;②过去被认为是早粳的高海拔地区的水稻,实际是感温性强的“假早粳型”,而真正的早粳则见于云南陆稻中,这些稻种可能在探索北方粳稻的来源上有一定意义;③感光弱、感温不强、短日高温生育期长的品种具有广泛的适应性;④品种“三性(即感光性、感温性、短日高温生育期)既相互联系又相互独立。由此,他明确提出,可以通过杂交实现品种“三性重组”,培育出具有不同适应性的新品种,并得到了育种实践的证实。

栽培植物的分类,实际是种以下如何分类的问题。鉴于栽培植物一般分布广、变异多,除形态特征异同之外,生理和经济性状上的差异也占有重要地位,因此在分类上植物学家、农学家和园艺学家常常各行其是,难以统一,不少学者还分别提出了各自的见解。

程侃声在田间观察品种生长状况

程侃声在20世纪50~80年代,先后组织、参加了多次对云南稻种资源的综合考察,和大家一道共收集了5000多份珍贵的稻种资源,为他研究稻种分类提供了物质基础。他经过翔实的研究,联系水稻生产实践,提出了自己的分类观点,即“一个较好的分类系统,应该具有包括多种类型的概括性,并能指出它们的遗传和进化关系,具有最大的指示价值,同时又简单明了,在实践上便于应用。”他赞同康多尔(De Candolle)的自然植物和栽培植物在分类上可各成体系的意见,但认为在种和亚种上,两者应保持一致,以确保分类系统的科学性;亚种以下则应多考虑栽培植物的特点,以形态为基础兼顾自然生态和栽培生态作为分类依据,以求将科学性和实用性相统一。他在对目前通用的分类方法加以评述以后,对栽培植物的分类提出了建议,同时提出了亚洲栽培稻分类体系。

这种体系既照顾到了不同生态群各具特色的现实,又在籼粳两大系的划分上脉络分明,起到澄清混乱、着眼应用的效果。

在籼粳的鉴别指标上,平常书上列举的性状多达十几项。程侃声创立的“形态指数法”只用稻色、抽穗时的壳色、酸反应、一二穗节间的长度、叶毛和粒形6个性状分级记分分类,就可以区分绝大多数籼、粳品种,甚至只用前三个性状就可基本解决问题。他的这种分类法简易快速,经得起杂交亲和力和同工酶分析的检验,已开始为国内一些学者所采用。

在此基础上,他以籼粳分类系统为指导,应用杂交亲合力和“形态指数法”,纠正了过去把许多长粒光壳稻和部分镰刀形长粒稻种误分为籼和粳的问题,大大扩大了粳稻育种的种质来源,还特别强调了印尼粳稻的利用价值。

探索栽培稻起源和演化

研究栽培植物起源的权威学者H.И.瓦维洛夫(Bавилов)曾断言,亚洲栽培稻起源于印度。这一理论在相当长的时期内被视为定论。1949年前后丁颖曾两次撰文认为,中国的栽培稻起源于中国南方,对印度中心说提出了质疑。接着,程侃声于1957年发表了《整理云南水稻品种在稻种演化上的意义》一文,和丁颖的观点遥相呼应,在稻作界把云南水稻推到引人瞩目的位置。以后的几十年,他用更多、更具体的事实论证了云南可能是亚洲稻东南亚起源的北界。在此后的研究中,程侃声和助手们又获得了可喜的进展:①找到了栽培稻分散起源及籼粳两亚种各有其分化中心的证据;②野生稻有通过“杂交”、“分化”的循环,直接分化为籼粳的可能;③野生稻已有了明显的生态分化,并且本身就兼有一些籼粳性状;④粳稻有可能由野生稻直接演化而来;⑤穭稻不是野生种,而可能是籼粳杂交产生的。

对于这些研究工作,程侃声清醒地认识到,水稻起源演化之谜,即使把中国的情况搞清楚了,也只是一鳞半爪,其理论和生产应用上的意义还是有限的。因此,应该着眼全球稻区,继续收集国外品种资源进行全面探索研究才能真正揭开谜底。

追求真理要躬行

程侃声在从事水稻品种资源研究的几十年中,一向对知识不保守,对材料不“保密”。有些和他共事的人曾开玩笑说:“我们把你的东西都挖走了。”而他却认为:“如果一挖就挖尽了,那只能说明我没有出息。”他相信,只要不断地努力探索,就会有不断的进步。他也常说:“人不可没有自信,但不能自恃。”所以他在坚持独立思考的同时,更乐于听取他人的批评建议。他和北京农业大学的王象坤教授当年在“籼粳中间型”稻种的有无上有过争论,但志趣一致,意见不同并没有影响他们密切协作共事。他认为在学科、专业日益分化而又互相交叉的今天,一方面需要持之以恒的专门研究,更需要能集各家之长,综揽全局的“通家”。所以他希望真诚、团结、互相协作的学风能够广为传播,让年青的一代更加健康地成长。

在工作中,程侃声总是勤而忘倦、锲而不舍。他进入耄耋之年时,仍然和大家一样准时上、下班,有时晚上和星期天还要加班。他每天都在忙于观察稻种,甚至亲自计数杂交F1、F2代植株的结实率,在数以千计的材料中探索。为能更好地服务于科研、生产,他最重视试验材料在田间的生长表现。他完全忘记了80岁高龄,无视股骨骨折初愈,不听从家人亲友和助手们的劝阻,亲自去到高温达35℃的元江县试验点,冒着炎炎烈日,踩着没胫的泥水,用肉眼、放大镜一行行、一株株、一穗穗地观察记载他心爱的材料。每天工作之后,晚上还要写观察心得。在程侃声看来,“绝知此事要躬行”,在常人认为是简单平凡的工作中,往往能发掘额外的真知。多少年来,他看过的亲本和杂交后代材料难以计数,在他的头脑里似乎已形成了一套独具匠心的知识系统,他会如数家珍地说出它的类型、形态、早晚熟、米质,甚至遗传特性和利用前景等等。大家曾多次劝他写一本《稻海探贝》一书,把他的心得体会传诸后世,他却因忙于探索而无暇顾及。他虽然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实干家,但也不乏灵感和预见。1972年他在长沙第一次杂交稻会议上,就提出过要利用广亲和的品种。这一个问题近几年已成为水稻育种研究的热点。

乐而忘倦的实践,活跃敏锐的思维,一往无前的追求,构成了程侃声科研活动的一生。正如他自己的诗中所说:

追求,追求,不断地追求,

虽然你将永远有愿难酬,

既不要望洋兴叹,

也不要停棹中流。

(张尧忠 陈宗龙 撰稿)

上一篇: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七十—游志崑:麦田里的...
下一篇: 农科历史文化挖掘之六十八—黄家雄:聊一聊潞...
x
农业走出去公共信息
服务平台
x